• <tbody id="flitl"><nobr id="flitl"><address id="flitl"></address></nobr></tbody>
        <tbody id="flitl"></tbody>
        1. <track id="flitl"></track>
        2. 上海詐騙律師

          服務源于心,為民踐于行,用熱誠和實力還您公道。

          咨詢:18021018587 上海詐騙律師

          15年 詐騙婚姻法律執業經驗

          成功辦理1000余件詐騙、婚姻案件,獲得當事人廣泛好評

          首頁 - 詐騙糾紛 - 行政訴訟案例:如何在行政訴訟案例中查找你想要的行政訴訟相關的最高法案例?

          行政訴訟案例:如何在行政訴訟案例中查找你想要的行政訴訟相關的最高法案例?

            2022年05月08日11:08:56

          我做公眾號的初心就是希望能有行政訴訟相關的最高法案例庫,隨用隨找非常方便。我將保持以每天兩個案例的速度,積累高質量的行政訴訟相關的最高法案例,相信不久的將來,你想要的案例就會在這里出現。最近總是有粉絲咨詢我如何在案例庫中搜索想要的案例,接下來我演示一下如何進行具體的操作:

          第三步在搜索頁面內容里面輸入你想查找的案例關鍵詞。

          第四步輸入關鍵詞進行搜索,比如我輸入“信訪”就會出現相關的案例有22個案例,你可以點擊上下箭頭選擇你感興趣的案例,想看哪個直接點開就可以。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作出行政處罰決定,違反了“從舊兼從輕”的法律適用規則,屬于適用法律錯誤,應依法撤銷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作出行政行為,法律適用的基本原則為“實體從舊,程序從新”

          最高法指導案例6號:黃澤富、何伯瓊、何熠訴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處罰案

          行政訴訟案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修訂后,提倡一對夫妻生育兩個子女,針對之前違法生育問題,行政機關不應再追究法律責任

          省高院案例:新的法律、法規并未規定此前發生的違法生育行為,在法律、法規修改之后可不予處理,針對之前違法生育問題應追究法律責任

          1211.

          最高法指導案例:魯濰(福建)鹽業進出口有限公司蘇州分公司訴江蘇省蘇州市鹽務管理局鹽業行政處罰案

          1210.

          最高法案例:征收是否屬于不可抗力,房屋的出租人能否以征收為由主張解除房屋租賃合同?被征收房屋的裝修裝飾如何分配?

          1209.

          省高院案例:政府的征收行為并不都屬于不可抗力情形,只有為了公共利益的征收行為,才可參照不可抗力進行處理

          1208.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十大典型案例:楊吉全訴山東省人民政府行政復議案

          1207.

          省高院案例:政府會議紀要已經對外產生法律效力,且對當事人的權利和義務產生實際影響,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1206.

          省高院案例:如何判斷行政機關之間的復函是否屬于內部行政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1205.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十大典型案例:馮書軍訴河北省衡水市人民政府撤銷國有土地使用證案

          1204.

          行政訴訟案例:自然資源局根據城管局的協助函作出復函,認定建筑物是違法建筑,該復函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1203.

          省高院案例:市規劃委員會應其它行政機關的函詢作出的復函,對當事人的權利義務產生實質影響,具備可訴性

          1202.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十大典型案例:李國慶訴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政府、上海市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補償決定及行政復議決定一案

          1201.

          儋州市人民政府就恒大公司的?;◢u39棟樓一案,作出的變更原拆除為沒收的行政復議決定是否符合法律規定?

          1200.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實施行政處罰時,作出的《責令改正違法行為決定書》是否屬于行政復議或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1199.

          省高院案例:如何判斷行政機關作出的《責令改正通知》是否屬于行政復議或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1198.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十大典型案例:兒童投資主基金訴杭州市西湖區國家稅務局稅務征收案

          1197.

          省高院案例:被征收的房屋未經有權機關認定為違法建筑,政府不能以被征收建筑是違法建筑為由不予進行征收補償

          1196.

          省高院案例:簽訂征收補償協議后,政府拒絕履行征收補償協議,應就拒絕理由承擔舉證責任,政府應誠實守信

          1195.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十大典型案例:劉云務訴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晉源一大隊道路交通管理行政強制案

          1194.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對不動產的所有權和使用權歸屬發生爭議,如何進行救濟?

          1193.

          最高法案例:不動產登記機構具有更正不動產登記簿記載的事項錯誤的法定職責

          1192.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十大典型案例:鄭州市中原區豫星調味品廠訴鄭州市人民政府行政處理決定案

          1191.

          省高院案例:行政執法卷宗信息,行政機關可以不予公開,但行政處罰決定屬于政府信息,行政機關應當公開

          1190.

          省高院案例:當事人通過法定途徑無法查閱行政執法卷宗信息,行政機關應公開行政執法卷宗信息,保障當事人的知情權

          1189.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十大典型案例:張道文、陶仁訴四川省簡陽市人民政府侵犯客運人力三輪車經營權案

          1188.

          最高法案例:對國有土地上的房屋進行征收,簽訂征收補償協議的前提是市、縣級人民政府已作出征收決定

          1187.

          最高法案例:在舊城改造過程中,行政機關委托國有公司通過收購房屋的方式進行征收,收購協議是否屬于行政協議?

          1186.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十大典型案例:居泰安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訴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黃浦分局無主財產上繳財政案

          1185.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公開的政府信息內容本身是否合法,并不屬于法院對政府信息公開行為合法性的審查范圍

          1184.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公開的政府信息內容是否虛假、是否合法,不屬于法院對政府信息公開行為合法性的審查范圍

          1183.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十大典型案例:廣州德發房產建設有限公司訴廣州市地方稅務局第一稽查局稅務處理決定案

          1182.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未提供證據證明無證建筑是否可以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響,作出限期拆除決定,證據不足應撤銷

          1181.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未查清無證建筑被規劃在鄉、村莊規劃區還是城市規劃區,直接作出限期拆除決定,認定事實不清應撤銷

          1180.

          最高人民法院公布行政審判十大典型案例 :林建國訴濟南市住房保障和房產管理局房屋行政管理案

          1179.

          省高院案例:勞動者自愿申請放棄住房公積金的繳納,能否免除用人單位為勞動者繳存公積金的法定義務?

          1178.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對住房公積金的追繳行為是否應當參照《勞動保障監察條例》第二十條規定的2年時效限制?

          1177.

          省高院案例:用人單位具有為勞動者設立繳存賬戶并按時足額繳納公積金的法定義務

          1176.

          省高院案例:自然資源局在辦理不動產登記過程中,因未盡到審慎注意義務,造成當事人經濟損失,被判賠償280萬元

          1175.

          省高院案例:房屋登記過程中,登記機構未盡合理審慎職責,應根據過錯程度及損害發生中所起作用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1174.

          最高法案例:在房屋征收過程中,被征收人有權先獲得補償,再進行搬遷,并且對補償方式依法具有選擇權

          1173.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在征收補償協議中約定的征收補償款支付期限晚于搬遷期限,是否符合法律規定?

          1172.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對被征收人進行征收補償后才能實施拆除,如果被征收人不同意搬遷,應申請法院強制執行

          1171.

          省高院案例:公安機關不履行法定職責,致使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遭受損害的,應承擔行政賠償責任

          1170.

          省高院案例:公安機關未及時出警被法院確認違法,受害人能否向公安機關主張賠償?

          1169.

          省高院案例:公安機關未履行檢車法定職責,致使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遭受損害,應承當賠償責任

          1168.

          省高院案例:未成年人相約去水塘游泳,其中一人溺水,同行者因救助溺水者而溺亡,能否認定見義勇為?

          1167.

          省高院案例:哪些行為屬于見義勇為?認定見義勇為應滿足哪些條件?

          1166.

          省高院案例:村民會議、村民代表會議作出的決定明顯違法,侵犯少數人應得的權利,鄉、鎮人民政府應該責令改正

          1165.

          省高院案例:鄉、鎮人民政府未對村民代表會議討論決定的事項進行盡職調查和審慎核查,構成未依法履責的情形

          1164.

          行政訴訟案例:針對違法建筑,自然資源局以《土地管理法》罰款后,城管部門再以《城鄉規劃法》罰款,違反一事不再罰原則

          1163.

          行政訴訟案例:行政機關作出的行政行為法院不準予執行,在未撤銷行政行為的情況下,以同一事實及理由進行重復處理,明顯不當

          1162.

          行政訴訟案例:行政機關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法院不予執行,行政機關在未撤銷原決定的情況下再次處罰,明顯違法

          1161.

          行政訴訟案例:行政行為雖然被法院確認違法,但保留其法律效力,行政機關依然可以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1160.

          行政訴訟案例:法院審查非訴訟申請執行案件,不應因程序性瑕疵即裁定不予執行行政決定,浪費行政和司法資源

          1159.

          省高院案例:針對生效的非訴執行裁定不服能否申請再審?法院不準予執行行政決定,會造成什么樣的法律結果?

          1158.

          行政訴訟案例:行政行為的合法性經法院生效判決確認,行政機關就行政行為申請強制執行應適用二年的申請執行期限

          1157.

          行政訴訟案例:雖然法院的生效判決確認了行政行為的合法性,但行政機關申請執行的內容是行政行為,應適用三個月的期限

          1156.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以信訪的形式作出履行法定職責的行政行為,屬于適用法律錯誤,作出的信訪答復應撤銷

          1155.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以信訪的形式要求行政機關查處違法行為,行政機關作出的信訪答復,屬于履職答復,具有可訴性

          1154.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向具有管轄權的行政機關申請查處違法行為,行政機關作出的《信訪答復》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1153.

          最高法案例:政府信息公開訴訟在訴訟類型上屬于履行法定職責之訴,要求行政機關履行政府信息公開職責是訴訟的目的

          1152.

          最高法案例:申請人申請的政府信息不屬于政府信息,行政機關不予答復未對申請人的權利義務產生實際影響

          1151.

          省高院案例:申請人申請的政府信息不屬于政府信息,行政機關未作任何答復并未侵犯申請人的合法權益

          1150.

          最高法案例:在村委會自認實施強制拆除行為的情況下,如何確定房屋征收過程中強制拆除的適格被告?

          1149.

          省高院案例:村委會系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只有法律、法規、規章的授權才具有行政訴訟的被告主體資格

          1148.

          省高院案例:村委會不具有強制拆除農民住宅的職權,村委會違法強拆村民住宅的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1147.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根據《城鄉規劃法》認定農用地上的建筑物是違法建筑,屬于適用法律錯誤

          1146.

          省高院案例:設施農用地上的建筑依法不能辦理規劃許可證,行政機關因建筑物未取得規劃許可證認定違建,明顯錯誤

          1145.

          最高法案例:簽訂房屋買賣協議后未辦理房屋過戶登記,如何確定被征收人?

          1144.

          省高院案例:賣房人僅以房屋未辦理過戶登記手續,請求政府給付房屋征收補償款,有違誠實信用、公平原則

          1143.

          省高院案例:房屋交易后未辦理過戶登記手續,房屋的原產權人能否主張征收補償?

          1142.

          最高法案例:對《不動產登記暫行條例》施行前作出的不動產登記行為不服,應以哪個行政機關為被告提起行政訴訟?

          1141.

          最高法案例:對縣政府作出的不動產登記行為不服,在《不動產登記暫行條例》施行后,應以誰為被告提起行政訴訟?

          1140.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向法院提供證明材料的行為是否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1139.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作出的行政證明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1138.

          省高院案例:醫療機構對新生兒出具出生醫學證明的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1137.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在行政訴訟過程中向法院提交的單位證明材料,應由單位負責人及制作證明材料的人員簽名或者蓋章

          1136.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在行政訴訟過程中向法院提交的證人證言,未附證人任何身份信息,不能作為證據使用

          1135.

          省高院案例:行政訴訟過程中,法院針對行政機關提交的證據,未經庭審質證,直接作為定案的依據,不符合法定程序

          1134.

          最高法案例:復議機關決定駁回復議申請,如何區分復議機關作出的駁回復議申請決定是實體駁回還是程序駁回?

          1133.

          最高法案例:復議機關程序性駁回復議申請,申請人就復議決定和原行政行為,只能擇一而訴訟,不涉及共同被告問題

          1132.

          省高院案例:復議機關維持原行政行為,作出原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和復議機關是法定的共同被告,申請人不能進行選擇

          1131.

          省高院案例:公安機關僅根據信訪部門出具的情況說明,就認定信訪人存在非法上訪行為作出處罰決定,證據不足應撤銷

          1130.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對當事人的房屋實施強拆行為明顯違法,當事人阻止強拆行為的發生,不應給予行政拘留處罰

          1129.

          省高院案例:民事主體在當事人的承包地上強行施工,當事人阻止施工,屬于私力救濟行為,并不構成擾亂單位秩序

          1128.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時,將與違法行為無關的因素作為處罰依據,明顯不當

          1127.

          省高院案例:公安機關在辦理賭博違法案件時,如何認定賭資?

          1126.

          最高法案例:何謂“一行為一訴”原則?法院不宜以起訴多個行政行為違背“一行為一訴”原則為由不予受理或駁回起訴

          1125.

          最高法案例:一行為一訴雖然是行政訴訟立案的基本原則,但行政訴訟法并未完全限制同一案件對多個行為進行審查

          1124.

          最高法案例:在集體土地征收過程中,能否按照國有土地征收補償的程序和標準對被征收土地農民予以安置補償?

          1123.

          最高法案例:什么情形下,集體土地上的房屋的征收補償可以參照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標準?

          1122.

          最高法案例:集體土地上的房屋被征收時,所在區域已經納入城市規劃區,可以參照執行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標準

          1121.

          最高法案例:建筑物被認定為違法建筑,即使行政機關的強拆行為被確認違法,當事人也不能獲得行政賠償

          1120.

          省高院案例:《限期拆除決定》未被撤銷或確認無效的情況下,被行政機關違法強拆的建筑物并不屬于當事人的合法財產

          1119.

          省高院案例:《限期拆除決定》認定建筑物是違法建筑,行政機關的強拆行為即使違法,也未造成相對人合法財產損失

          1118.

          最高法案例:信訪程序中記錄和保存的信息是否屬于政府信息,信訪人能否通過申請政府信息公開的方式公開信訪信息?

          1117.

          省高院案例:信訪過程中的相關信息雖然屬于政府信息,但信訪人不能通過申請政府信息公開的方式進行公開

          1116.

          省高院案例:信訪人想要獲取信訪過程形成的信息,應當按照《信訪條例》的規定辦理,不能通過政府信息公開方式申請

          1115.

          省高院案例:行政處罰告知書告知的期限未滿且當事人未明確放棄陳述申辯等權利,行政機關直接作出處罰決定,違反法定程序應撤銷

          1114.

          省高院案例:當事人針對《行政處罰告知書》認定的事實提出異議,行政機關未進行復核,違反法律規定

          1113.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應對當事人的陳述和申辯進行復核,當事人提出的事實、理由成立的,行政機關應當采納

          1112.

          省高院案例:原告起訴的被告不適格,法院應向原告進行釋明和指導并告知變更適格被告,釋明的內容包括哪些?

          1111.

          省高院案例:原告起訴的被告不適格,法院應告知原告變更被告,原告不同意變更的,才能裁定駁回起訴

          1110.

          省高院案例:原告起訴被告不適格,法院沒有告知原告變更,直接裁定駁回起訴,訴訟程序違法

          1109.

          最高法案例:申請人通過申請政府信息公開的方式向行政機關進行咨詢,行政機關作出的答復不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1108.

          最高法案例:申請人通過政府信息公開的方式向行政機關進行咨詢,不屬于《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的調整范圍

          1107.

          最高法案例:申請人以政府信息公開的名義向行政機關進行咨詢,不屬于《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的調整范圍

          1106.

          最高法案例:房屋產權性質雖為住宅,但從事經營行為,征收部門應根據經營年限及納稅情況給予被征收人適當補償

          1105.

          省高院案例:房屋產權性質雖為住宅,但被征收時正在經營,征收部門應針對被征收人的經營損失給予適當補償

          1104.

          省高院案例:被征收房屋雖然登記的性質為住宅,但被征收人從事經營性活動,征收部門應給予適當補償

          1103.

          最高法案例:《房屋征收補償安置方案》屬于具有普遍約束力的規范性文件,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1102.

          最高法案例:《拆遷補償安置方案》雖然可能涉及的人數眾多,但其適用的對象是特定的,屬于具體的行政行為

          1101.

          省高院案例:如何判斷行政機關作出的行政行為是否屬于具有普通約束力的決定、命令?

          1100.

          省高院案例:酒店經理助理的工作性質決定了需要應酬客戶,在陪客戶過程中,因陪酒造成死亡符合工傷認定情形

          1099.

          省高院案例:用人單位以工作名義安排或者組織職工參加餐飲、旅游觀光、休閑娛樂等活動,不能作為工作原因

          1098.

          省高院案例:用人單位通知勞動者晚上加班,勞動者加班后外出吃晚餐屬于解決日常工作生活所需,滿足上下班途中的情形

          1097.

          省高院案例:村民通過購買、繼承取得本村村民房屋的宅基地使用權,使用兩處宅基地并沒有違反法律、法規的規定

          1096.

          省高院案例:非本村集體成員可以通過繼承農村房屋取得宅基地使用權,但房屋被拆除,則不再享有宅基地使用權

          1095.

          省高院案例:非本村集體成員不能通過購買、租賃等方式取得宅基地使用權,所建的房屋不能取得合法批準或登記

          1094.

          行政訴訟案例:行政機關在處罰決定中已規定加處罰款,再作出加處罰款決定書,屬于重復加罰

          1093.

          行政訴訟案例:加處罰款屬于行政強制執行的方式,行政機關需作出強制執行決定,并告知當事人救濟途徑和期限

          1092.

          行政訴訟案例:行政機關針對公司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后,公司通過簡易程序注銷,行政機關如何確定被執行人?

          1091.

          行政訴訟案例:行政機關針對公司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后,公司注銷,行政機關能否將公司作為被執行人?

          1090.

          省高院案例:房屋的建設者和居住人并非同一人的情況下,行政機關作出處罰決定,應保障居住人的陳述和申辯權利

          1089.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作出影響行政相對人和相關人權益的行政行為,應保障相對人和相關人的陳述和申辯權

          1088.

          最高法案例:確認2015年5月1日之后作出的行政行為無效不受起訴期限的限制,原告不能以此規避起訴期限

          1087.

          最高法案例:原告針對同一行政行為,先提起撤銷之訴,后提起確認無效之訴,本質上沒有區別,屬于重復起訴

          1086.

          最高法案例:針對行政行為提起撤銷之訴之后,原告再次提起確認無效之訴,是否屬于重復起訴?

          1085.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的違法占地行為是行政事實行為,具有持續性,起訴期限應從該行為結束之日計算

          1084.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實施停水、斷電等持續性違法行政行為,起訴期限應從行為結束之日起計算

          1083.

          省高院案例:行政處罰決定未有效送達,應視為該行政處罰決定未生效,并不以超過最長起訴期限而具有法律效力

          1082.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未窮盡其他送達方式送達行政處罰決定,直接公告送達,程序嚴重違法應撤銷

          1081.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徑行采取公告方式送達,送達程序違法,相對人從知道行政處罰決定開始計算起訴期限

          1080.

          最高法案例:地方人民政府并不能代替其所屬工作部門對該部門職權范圍內事項直接作出行政決定或命令

          1079.

          省高院案例:區縣人民政府根據《城鄉規劃法》作出限期拆除決定,超越法定職權,應依法撤銷

          1078.

          省高院案例:作為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的父母能否將農村房屋贈與給城鎮戶籍子女?

          1077.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針對正在建設的和已經建成的違法建筑作出的限期拆除決定有哪些區別?

          1076.

          最高院案例:申請人想要公開與征地補償安置方案有關的政府信息,應向哪個單位提出政府信息公開申請?

          1075.

          省高院案例:申請人想要公開與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有關的政府信息,應向哪個單位提出政府信息公開申請?

          1074.

          省高院案例:涉及征地相關的政府信息,盡管可能涉及個人隱私,但為了消除被征收農民的疑慮,應依法予以公開

          1073.

          省高院案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修訂后,行政機關不能以申請人與政府信息沒有利害關系為由拒絕公開政府信息

          1072.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能否以涉及第三方個人隱私為由拒絕公開征收補償相關的政府信息?

          1071.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未區分違法情節輕重,頂格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明顯不當,應依法撤銷

          1070.

          省高院案例:對違法企業處罰過度,非但不能起到教育懲戒作用,也會影響投資營商環境,有損行政機關公信力

          1069.

          行政訴訟案例:當事人醉酒后駕駛超標電動自行車,屬于醉酒駕駛機動車的違法行為,交警部門將會進行處罰

          1068.

          行政訴訟案例:當事人醉酒后駕駛合格電動車,不具有醉酒駕駛機動車的主觀過錯,交警部門的處罰應過罰適當

          1067.

          行政訴訟案例:當事人駕駛非機動車造成違法行為,交警部門能否吊銷駕駛證且終生不得重新取得駕駛證

          1066.

          省高院案例:相對人存在減輕處罰或不予處罰情形,公安機關在處罰決定中未記載,處罰決定認定事實不清

          1065.

          省高院案例:公安機關實施行政處罰,要與違法行為人的違法過錯程度相適應,違背過罰相當原則,應依法糾正

          1064.

          行政訴訟案例:公安機關以案情重大、復雜為由延長辦案期限的案件,應經負責人集體討論后作出處罰決定

          1063.

          行政訴訟案例:拘留10日屬于較重處罰,且因案情重大、復雜延長辦案期限,公安機關應進行負責人集體討論

          1062.

          省高院案例:如何區分機動車和非機動車?如何判斷電動車是否屬于機動車?

          1061.

          省高院案例:如何區分機動車和非機動車?如何判斷電動三輪車是否為機動車?

          1060.

          省高院案例:在治安案件中,受害人應在六個月的追究時效內向公安報案,超過追究時效,公安機關將不再處罰

          1059.

          省高院案例:在治安案件中,公安機關發現違法行為已過六個月的追究時效,即可終止調查,無需查清案件事實

          1058.

          行政訴訟案例:2020年1月1日以后,對于農民違法占用宅基地修建住宅的查處工作,屬于農業農村部門的法定職責

          1057.

          行政訴訟案例:《土地管理法》修訂后,自然資源局不再享有對農民非法占用宅基地修建住宅的監督檢查職權

          1056.

          行政訴訟案例:農民違法占用農村宅基地修建住宅的違法行為,由農業農村局進行查處

          1055.

          省高院案例:征收部門在征收過程中發現違法建筑,應依法定程序處理,不能為追求效率,一拆了之

          1054.

          省高院案例:城鎮居民在村莊、集鎮規劃區內使用集體所有的土地建住宅,應遵循哪些法定程序?

          1053.

          省高院案例:只有被征收人才有權對房屋征收決定提起訴訟,其他房屋實際占有人不具有此項訴權

          1052.

          最高法案例:什么情形下,征收土地公告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1051.

          最高法案例:被征地農民對征地補償安置方案不服,如何進行救濟?

          1050.

          最高法案例:省政府作出的征地批復屬于最終裁決行為,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1049.

          最高法案例:項目指揮部是否具有與被征收人簽訂征收補償協議的職權?

          1048.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人與項目指揮部簽訂的征收補償協議是否有效?

          1047.

          最高法案例:違法建筑本身不屬于合法財產,被違法強拆不能獲得賠償,當事人可以主張其它合法財產損失的賠償

          1046.

          最高法案例:違法建筑本身不屬于國家賠償的范圍,違法強拆造成當事人其它合法財產損失行政機關應賠償

          1045.

          最高法案例:黨的機構依照黨內法規作出的行為并非行政行為,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1044.

          省高院案例:黨的機關并非行政機關,其作出的《回復》不屬于具體行政行為,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1043.

          省高院案例:黨的機關不是受行政訴訟法調整的行政機關,不是行政訴訟的適格被告

          1042.

          最高法案例:黨委與行政機關聯合發布的文件是否屬于政府信息?

          1041.

          最高法案例:以黨委文號制發的黨政聯合文件是否屬于政府信息?

          1040.

          最高法案例:信訪局是否屬于政府的工作部門?

          1039.

          省高院案例:對被征收人進行補償安置是征收主體依職權的行為,不存在超過起訴期限的問題

          1038.

          省高院案例:被征收人的補償安置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征收主體履行征收補償的法定職責持續存在

          1037.

          省高院案例:交通違法行為的處理設定為核發車輛檢驗合格標志的前提條件,違反禁止不當聯接原則

          1036.

          省高院案例:將處理交通違法行為與發放車輛年檢標志捆綁處理,違反行政法上的禁止不當聯接原則

          1035.

          省高院案例:刑事程序優于行政程序,針對同一違法行為已經刑事立案,行政機關不得先行作出行政處罰

          1034.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作出的《涉嫌犯罪案件移送書》是否屬于行政訴訟和行政復議的受案范圍?

          1033.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只能通過郵政企業郵寄國家機關公文,涉及的公文種類主要有哪些?

          1032.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通過郵政企業以外的快遞公司郵寄國家公文,違反法律規定

          1031.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未通過郵政企業郵寄國家機關公文違反法律規定,但并未侵害相對人的權利

          1030.

          省高院案例:黨委文件并不屬于規范性文件的范疇,法院無權審查黨委文件是否合法?

          1029.

          省高院案例:黨政聯合發文,文件由黨委制發,制定機關并非行政機關,文件不屬于規范性文件

          1028.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知道強制拆除行為后,應在一年之內提起行政訴訟,確認強制拆除行為違法

          1027.

          最高法案例:無行政機關認領的強拆行為,應從當事人知道強拆行為的實施主體時,開始計算起訴期限

          1026.

          省高院案例:限期拆除決定屬于較重行政處罰,未經行政機關負責人集體討論決定,程序違法應撤銷

          1025.

          省高院案例:行政處罰是否需要集體討論,原則上屬于行政機關裁量范疇,無明顯不當,司法機關不宜干預

          1024.

          省高院案例:較重行政處罰未經行政機關負責人集體討論決定屬于程序輕微違法,未對相對人權利產生實際影響

          1023.

          省高院案例:行政拘留并不屬于公安機關行政機關負責人必須進行集體討論的情形

          1022.

          省高院案例:行政處罰與刑罰是不同的法律關系,承擔刑事法律責任的同時不影響承擔行政法律責任

          1021.

          省高院案例:在治安案件中,當事人經公安機關調解達成調解協議后,不能再要求公安機關進行處罰

          1020.

          省高院案例:治安行政調解書是當事人自愿形成的和解協議,不具有行政強制力,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1019.

          省高院案例:當事人經公安機關調解達成調解協議后,拒不履行調解協議,公安機關可以重啟行政處罰程序

          1018.

          最高法案例:派出所作出的《治安調解協議書》是否屬于行政協議,當事人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1017.

          省高院案例:行政訴訟過程中區政府與當事人達成的和解協議屬于行政協議,政府應依法履行該協議

          1016.

          最高院案例:縣政府就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辦理事宜與當事人協商達成的和解協議是否屬于行政協議?

          1015.

          省高院案例:聽證后擬處罰金額增加,行政機關應再次告知相對人享有要求舉證聽證的權利

          1014.

          省高院案例:只有聽證期間屆滿后,行政機關才能經機關負責人集體討論,作出行政處罰決定

          1013.

          省高院案例: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筑屬于重大行政處罰決定,應給予相對人聽證的權利

          1012.

          省高院案例:只有違法建筑無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對規劃的影響且不能拆除,行政機關才可以沒收違法建筑

          1011.

          省高院案例:無證房屋并不當然是違法建筑,需要行政機關作出違法建筑的認定后,才能實施拆除行為

          1010.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作出限期拆除決定未交待救濟途徑,沒有賦予當事人救濟期間,違反法律規定

          1009.

          最高法案例:能否同時起訴行政復議申請不予受理決定和原行政行為?

          1008.

          最高法案例:針對行政行為已經申請行政復議并受理之后,不能在單獨就原行政行為提起行政訴訟

          1007.

          最高法案例: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實行自由選擇主義,但不能同時進行,也不能違背司法最終處理原則

          1006.

          最高法案例:縣級政府作為法定的征地補償義務主體,應保障被征地農民獲得征地補償的權利

          1005.

          最高法案例: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具有履行征地補償的法定職責

          1004.

          省高院案例:申請公開的政府信息不屬于本行政機關公開范圍,也應對申請人進行告知并說明理由

          1003.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錯誤告知申請人負責公開政府信息的行政機關,政府信息公開答復書應被撤銷

          1002.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告知申請人應向某行政機關申請政府信息,僅屬于行政指導,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1001.

          省高院案例:城鎮居民繼承的農村房屋被征收,有權主張地上附著物補償,無權主張宅基地使用權補償

          1000.

          省高院案例:城鎮居民繼承宅基地上房屋,可以取得房屋所占宅基地的使用權,享有獲得征收補償的權利

          999.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針對違法建筑實施強制拆除行為應遵循法定程序

          998.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針對違法建筑實施強制拆除行為應遵循哪些法定程序?

          997.

          省高院案例:根據《城鄉規劃法》作出的責令限期拆除決定,屬于行政決定還是行政處罰?

          996.

          省高院案例:根據《城鄉規劃法》作出的責令限期拆除決定屬于重大行政處罰,應告知相對人聽證權利

          995.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委托的綜合執法隊并非獨立的行政主體,應以委托它的行政機關名義對外執法

          994.

          省高院案例:作為事業單位的綜合執法隊并非行政機關,無法律依據不能以自己的名義對外執法

          993.

          最高法案例:何為一行為一訴的原則,原告能否同時主張撤銷行政行為和確認行政行為違法兩個訴求?

          992.

          最高法案例:提起行政訴訟要遵循一行為一訴的原則,訴訟請求不明確,不符合法定起訴條件

          991.

          省高院案例:村委會認定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村民該如何救濟?

          990.

          省高院案例:村民代表大會授權村委會對農村房屋實施強拆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989.

          省高院案例:村委會未將頒發承包經營權證的審批材料報送經管站的行為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988.

          省高院案例:違法建筑的實際占有人承受建筑的相關權利義務,應作為限期拆除決定的相對人

          987.

          省高院案例:違法建筑的建設者,應被認定為限期拆除決定的相對人

          986.

          省高院案例:違法建筑的建設者應作為限期拆除決定的相對人

          985.

          省高院案例:村委會未履行村務公開的職責,公開征地的補償費用,能否以村委會為被告提起行政訴訟?

          984.

          最高院案例:村民委員會拒絕進行村務公開,村民該如何進行救濟?

          983.

          最高院案例:非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是否有權要求村民委員會進行村務公開?

          982.

          省高院案例:購買房屋的業主能否針對綜合執法局向開發商作出的限期拆除決定提起行政訴訟?

          981.

          省高院案例:房屋的承租人能否針對行政機關向房屋的所有權人作出的限期拆除決定提起行政訴訟?

          980.

          省高院案例:下班途中勞動者駕駛摩托車與石頭相撞造成摔傷,屬于意外事故,應認定工傷

          979.

          省高院案例:下班途中勞動者超速駕駛電動車與石頭相撞導致死亡,勞動者對事故負主要責任,不應認定工傷

          978.

          省高院案例:下班途中勞動者駕駛摩托車轉彎時摔傷,不能證明“非本人主要責任”引起,不應認定工傷

          977.

          省高院案例:上班途中勞動者駕駛電動車與樹木、電線桿發生碰撞當場死亡,無法推定勞動者在事故中承擔非主要責任,不應認定工傷

          976.

          最高法案例:房屋買賣協議被確認無效,不能否認買房人與征收部門簽訂的征收補償協議的法律效力

          975.

          最高法案例:雖然簽訂房屋買賣協議并已履行完畢,但未辦理房屋所有權轉移登記,如何確定被征收人?

          974.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房屋產權存在爭議的情況下,征收部門不能與爭議的任何一方簽訂征收補償協議

          973.

          省高院案例:交通警察支隊下設的大隊相當于縣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可以自己的名義作出處罰決定

          972.

          省高院案例:交通警察支隊下設的大隊具有對本轄區道路交通違法行為進行處罰的執法主體資格

          971.

          省高院案例:政府未按照征地補償安置公告的補償標準對被征收人進行征收補償,被征收人如何救濟?

          970.

          最高法案例:劃撥土地使用權也是土地使用者依法取得的土地使用權,應給予被征收人土地使用權補償

          969.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違反屬地管轄,針對違法行為向有處理權的行政機關的上級機關投訴,屬于信訪行為

          968.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越級向上級部門舉報違法行為,要求上級部門查處,實質是一種信訪行為

          967.

          最高法案例:向沒有管轄權的市政府反映違法建筑問題,屬于信訪行為

          966.

          最高法案例:企業基于對政府的信任開工建設,即使存在違法建設行為,政府應按照過錯承擔賠償責任

          965.

          省高院案例:政府的招商引資項目,被認定為違法建筑并被違法強拆,政府應承擔賠償責任

          964.

          最高法案例:非本村成員購買農村房屋的協議被法院確認無效,買房人與政府簽訂的拆遷補償協議是否無效?

          963.

          最高法案例:非本村成員因購買農村房屋而簽訂的《安置補償協議》是否有效?

          962.

          省高院案例:信訪人到達北京火車站后,立即被工作人員控制,沒有過激行為,不構成擾亂公共場所秩序

          961.

          省高院案例:簽訂息訴罷訪協議后,信訪事項終結,再以同一事由到北京越級信訪,擾亂信訪秩序

          960.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實施行政管理過程中,應當遵循公平、公正的原則,平等對待相對人

          959.

          省高院案例:復議機關作出對第三人不利的行政復議決定,應當告知第三人,保障陳述和申辯的權利

          958.

          省高院案例:如何判斷“外嫁女”能否享受與普通村民同等的安置補償待遇?

          957.

          省高院案例:如何判斷“外嫁女”及其子女是否具備所在的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

          956.

          省高院案例:賭資較少的打麻將行為參與人雖不予處罰,但仍屬于賭博,為其提供場所屬于違法行為

          955.

          省高院案例:不以營利為目的,進行帶有少量財物輸贏的娛樂活動,不屬于賭博行為

          954.

          省高院案例:信訪人具有信訪的權利,但越級到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擾亂北京信訪秩序,屬于違法行為

          953.

          省高院案例:信訪人的哪些信訪行為屬于非正常上訪?

          952.

          最高法案例:個人掛靠其他單位對外經營,其聘用的人員因工傷亡的,由被掛靠公司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951.

          省高院案例:認定職工工傷,應以存在勞動關系為前提,除非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另有規定除外

          950.

          省高院案例:掛靠經營中的聘用人員雖然與被掛靠單位不存在勞動關系,掛靠單位仍需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949.

          省高院案例:非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購買農村房屋被征收后,不能獲得與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等的補償安置

          948.

          省高院案例:非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購買農村房屋未辦理產權證書,房屋被違法強拆,無權主張國家賠償

          947.

          最高院案例:認定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不屬于行政機關的法定職責,更不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946.

          最高法案例:認定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不屬于縣政府的法定職責,也不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945.

          省高院案例:法律法規并未賦予村委會等自治組織實施強制搬遷和強制拆除的職權

          944.

          省高院案例:村委會不具有強拆他人房屋的職權,村委會自認實施強拆行為,應視為受行政機關的委托

          943.

          省高院案例:無證房屋未經具有職權的行政機關認定違法建筑,法院認定為違法建筑,證據不足

          942.

          省高院案例:村委會雖不是行政機關,但受理宅基地申請行為是履行行政管理職責,屬于行政行為

          941.

          省高院案例:村委會分配宅基地和農耕地的行為,不屬于履行行政管理職責,屬于村民自治事項

          940.

          省高院案例:村委會確定征地補償費分配方案的行為屬于行使村民自治權的范疇,不屬于行政行為

          939.

          省高院案例:村委會管理土地的行為屬于法律授權履行行政管理職責的行為,應以村委會為被告

          938.

          省高院案例:村委會履行審批手續,收回宅基地使用權的行為,屬于村委會的村民自治行為

          937.

          省高院案例:政府批準收回宅基地使用權,對權利人產生實際影響,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936.

          省高院案例:政府批準收回宅基地使用權,是對村委會的內部監督行為,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935.

          最高法案例:以信訪答復的形式作出履行監督管理職責的行為,該答復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934.

          最高法案例:向行政機關郵寄查處申請書的行為不屬于信訪事項,行政機關不處理屬于行政不作為

          933.

          最高法案例:信訪答復意見的法定救濟途徑為復查、復核,并非提起行政復議或者行政訴訟

          932.

          最高法案例:息訴罷訪協議是否屬于行政協議,息訴罷訪協議與信訪處理事項有什么區別?

          931.

          最高法案例:簽訂息訴罷訪協議后,當事人的實體權益已得到保障,就同一事項不得再次訴訟

          930.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單方制作的息訴罷訪承諾書不屬于行政行為,不能提起行政訴訟

          929.

          省高院案例:分戶補償情況雖然涉及個人隱私,但為了保證征收補償的公開和公平,應予以公開

          928.

          省高院案例:縣級人民政府具有公開土地征收、房屋征收等相關政府信息的法定職責

          927.

          最高法案例:行政訴訟中,行政機關未在法定期限內舉證,視為沒有證據,行政行為將被撤銷

          926.

          省高院案例:行政訴訟中,行政機關未在法定期限內舉證,即使作出的行政行為合法,也將承擔敗訴結果

          925.

          最高院案例:涉及第三人的行政訴訟,即使行政機關未在法定期限內舉證,第三人可以提供證據

          924.

          最高法案例:在行政賠償案件中,行政機關未能舉證無證房屋是違法建筑,應按照合法建筑進行賠償

          923.

          最高法案例:在行政賠償案件中,原告未舉證房屋辦理審批手續,房屋將被認定為違法建筑

          922.

          省高院案例:政府明顯違法實施強拆行為,被征收人合理限度的阻止強拆,不應給予治安處罰

          921.

          省高院案例:即使政府的強拆行為違法,被征收人阻止違法強拆的行為將構成阻礙執行職務

          920.

          省高院案例:行政處罰決定以程序違法被確認違法,仍具有法律效力,賠償請求得不到支持

          919.

          最高法案例:征收決定僅是被確認違法,但沒有被撤銷,仍然具有法律效力

          918.

          省高院案例:會議紀要并不等同于會議記錄,通常具有決策性特點,屬于政府信息公開范疇

          917.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通過電子郵件方式送達政府信息答復,僅發送成功不能證明申請人已收到

          916.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在實施征收過程中,要充分保障被征收人對補償方式的選擇權

          915.

          省高院案例:評估時點較早,房地產市場價格大幅上升,采取貨幣補償明顯損害被征收人權益

          914.

          省高院案例:以盈利為目的的知假買假行為,投訴人不具有起訴投訴舉報事項的原告資格

          913.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應認定投訴人是消費者還是職業打假,不應直接以職業打假為由不予立案

          912.

          省高院案例:如何判斷舉報人就投訴舉報事項具有提起行政訴訟的原告主體資格?

          911.

          省高院案例:征收決定是補償決定的前置程序,征收決定失去法律效力,補償決定應撤銷

          910.

          省高院案例:夫妻共有房屋,一方簽訂的征收補償協議,另一方能否以未授權為由主張無效

          909.

          省高院案例:夫妻共有房屋,一方簽訂征收補償協議后,另一方能否以不知情為由主張無效

          908.

          省高院案例:代履行行為不屬于具體行政行為范疇,不符合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907.

          省高院案例:針對非法占用農用地的建筑,可適用代履行程序強拆,如何確定強拆的被告?

          906.

          最高院案例:被征收人主張撤銷征收補償協議,應在除斥期間屆滿前行使,超期喪失撤銷權

          905.

          省高院案例:征收補償協議存在什么情形,將會被法院依法撤銷?

          904.

          省高院案例:個體工商戶是依法登記從事商業經營的公民,法律責任應由經營者來承擔

          903.

          省高院案例:基層法律服務所是鄉、鎮和城市街道設立的法律服務組織并非個體工商戶

          902.

          省高院案例:房屋評估結果和評估報告沒有履行公示和送達的義務,征收補償決定應撤銷

          901.

          省高院案例:房屋征收補償決定剝奪了被征收人依法享有的選擇權,應依法撤銷

          900.

          省高院案例:國務院作為中央人民政府不具有依申請公開相關政府信息的法定職責

          899.

          省高院案例:國務院對當事人裁決申請作出的裁決或其他處理行為,屬于最終裁決,不可訴

          898.

          省高院案例:鄉、鎮人民政府及街道辦事處具有責令改正村民自治違法決定的法定職責

          897.

          省高院案例:沒有鄉、鎮人民政府的情況下,由街道辦事處責令改正村民自治的違法決定

          896.

          省高院案例:政府違法實施強拆行為,被征收人在房屋內維權,不構成擾亂單位秩序

          895.

          省高院案例:政府雖然違法實施強拆行為,但被征收人暴力對抗強拆的行為同樣違法

          894.

          行政訴訟案例:教師過度體罰學生應受到行政處分,不屬于《治安管理處罰法》的調整范疇

          893.

          行政訴訟案例:教師毆打體罰學生的行為同時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和教育行政管理規定

          892.

          最高院案例:街道辦作為政府的派出機關,具有行政主體資格,可以作為行政訴訟被告

          891.

          最高院案例:如何準確理解行政主體、行政機關以及其內設機構、派出機構的關系

          890.

          省高院案例:街道辦事處并非鄉、鎮人民政府,不具有作出限期拆除決定的法定職權

          889.

          最高法案例:征收沒有審批手續但基于政府部門的信賴而建設的房屋,應給予合理補償

          888.

          省高院案例:街道辦事處作為鄉鎮級人民政府,具有作出限期拆除決定的法定職權

          887.

          省高院案例:針對正在建設的違法建筑,采取責令改正、停止建設的行為屬于強制措施

          886.

          省高院案例:《城鄉規劃法》規定的限期拆除雖不屬于行政處罰,但屬于可訴的行政行為

          885.

          最高院案例:承包方戶口遷出后,承包地已被村集體收回,該戶不能享受征地補償

          884.

          省高院案例:宅基地使用權不能繼承,原有房屋滅失后,繼承人不再享有宅基地使用權

          883.

          省高院案例:宅基地不屬于個人財產,不能繼承,房屋滅失后繼承人與宅基地無利害關系

          882.

          省高院案例:村民在所屬集體經濟組織無房屋的,仍可以獲得宅基地使用權的補償安置

          881.

          省高院案例:不能確定違建是城鎮規劃還是鄉村規劃,可分別向規劃和自然資源部門投訴

          880.

          省高院案例:村委會不予確認村民是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村民該如何進行救濟?

          879.

          省高院案例:政府會議紀要議定的事項,具有法定效力,行政機關和相對人均應執行

          878.

          省高院案例:限期拆除決定屬于重大行政處罰決定,應依法保障相對人聽證的權利

          877.

          省高院案例:限期拆除決定不應理解為行政處罰行為,不適用行政處罰的法定程序

          876.

          行政訴訟案例:政府辦以自己的名義作出政府信息公開答復,申請人不服應起訴政府辦

          875.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就具有管轄權的舉報事項相互推諉,不符合建設法治政府的精神

          874.

          最高院案例:征收單位對被征收房屋的面積、產權等核實認定與公示行為是否可訴?

          873.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與否,對當事人的權利和義務是否產生影響

          872.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答復政府信息不存在,應舉證對申請的政府信息進行了全面檢索

          871.

          省高院案例:人民政府應率先垂范,帶頭守法誠信,作出的承諾應依法履行

          870.

          省高院案例: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統一受理行政復議案件,是否剝奪申請人的行政復議權

          869.

          省高院案例:如何認定配套設施用地,“農家樂”的經營設施是否屬于農用設施?

          868.

          省高院案例:規?;笄蒺B殖的附屬設施用地規模是多少?超過該規模比例屬于違法建筑

          867.

          省高院案例:法院不應以“大棚房”強制拆除行為是執行國家政策為由裁定不予立案

          866.

          省高院案例:法院應對“大棚房”問題專項清理行動相關的行政行為進行合法性審查

          865.

          省高院案例:對大棚房的拆除行為,屬于執行國家政策的行為,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864.

          省高院案例:“大棚房”整治行為系執行政策性的處理行為,不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863.

          行政訴訟案例:同一機動車在同一道路的同一行駛方向超速行使,交警能否給予多次處罰

          862.

          行政訴訟案例:在同一道路的同一方向超速行使,跨行政區域,能否給予多次行政處罰

          861.

          行政訴訟案例:連續違法停車多日,交警部門能否作出多份行政處罰決定?

          860.

          行政訴訟案例:違法停車時間較短且司機并未離開車輛,應先警告,司機拒絕離開再罰款

          859.

          省高院案例:縣級以上人民政府作為集體土地的征收補償主體,應依法履行征地補償職責

          858.

          省高院案例:縣級以上人民政府依法負有組織實施征地及補償職責,應依法履行補償職責

          857.

          省高院案例:交警隊未在法定期限內作出《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能否提起履職之訴

          856.

          省高院案例:交警隊未能依法作出《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是否需要承擔賠償責任?

          855.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不能以建筑物是“未批先建”為由,拒絕給予被征收人征收補償

          854.

          省高院案例:土地使用權人對于毀壞土地及房屋的行為,有權以自己名義提起行政訴訟

          853.

          省高院案例:市委和市政府聯合下發的文件,是否屬于政府信息?

          852.

          省高院案例:黨組織對做好相關征地拆遷工作的要求,是否屬于政府信息?

          851.

          省高院案例:市政府黨組向市委常委會的請示,是否屬于行政行為,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850.

          省高院案例:非村集體成員購買農村房屋,房屋被征收,能否獲得與村民同等補償安置

          849.

          省高院案例:基于一戶一宅原則,農戶不能重復得到以宅基地為基礎的安置補償利益

          848.

          省高院案例:基于一戶一宅原則,宅基地的安置補償權益應屬于被征收戶而不是簽訂人

          847.

          省高院案例:不以營利為目的,進行帶有少量財物輸贏的娛樂活動,并不屬于賭博行為

          846.

          省高院案例:三人打麻將賭資575元,公安局對相對人行政拘留12日,明顯不當

          845.

          最高法案例:行政主體不能通過委托協議的約定,規避法定職責和相應法律后果

          844.

          最高法案例:民事主體實施強拆行為后被追究刑事責任,不宜推定受行政機關的委托

          843.

          行政訴訟案例:派出所對非法營運行為已罰款,交通局再進行罰款,違反一事不再罰原則

          842.

          行政訴訟案例:兩個單位針對同一違法事實進行不同描述分別罰款,違反一事不再罰原則

          841.

          省高院案例:違法銷售商品的違法所得按銷售收入扣除所售商品的購進價款計算

          840.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在作出行政行為前是否應當給予利害關系人陳述和申辯的機會

          839.

          省高院案例:種子違法案件中的違法所得是指從事種子生產、經營活動所取得的銷售收入

          838.

          省高院案例:家屬主動放棄治療,勞動者在48小時內死亡,能否認定工傷?

          837.

          省高院案例:只要存在醉酒發生交通事故的情形,無論何種原因,都不得認定工傷

          836.

          省高院案例:具有醉酒或者吸毒情形的,不得認定為工傷或者視同工傷

          835.

          省高院案例:在行政處罰案件中,待定事實的認定應采用優勢證明標準

          834.

          省高院案例:一般在行政處罰案件中,待定事實的認定應采用優勢證明標準

          833.

          省高院案例:作為事業單位的綜合執法大隊沒有法律法規的授權,屬于設立機關委托執法

          832.

          省高院案例:作為事業單位的綜合執法大隊,屬于由行政機關委托行使行政執法權的機構

          831.

          省高院案例:如何理解《治安管理處罰法》中的“緊急狀態”?

          830.

          行政訴訟案例:疫情期間拒不執行政府命令,進入小區未進行登記,將給予治安處罰

          829.

          行政訴訟案例:疫情期間拒不執行政府命令,從疫區返回未報告旅行史,將給予治安處罰

          828.

          省高院案例:違反土地管理法建設的房屋屬于違法建筑,房屋買賣合同屬于無效合同

          827.

          省高院案例: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建設的房屋屬于違法建筑,房屋租賃合同無效

          826.

          省高院案例:宅基地使用權證并不直接導致不動產物權的變動,不適用二十年的起訴期限

          825.

          省高院案例:土地承包經營權證并不導致不動產物權的變動,不適用二十年的起訴期限

          824.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告知的事實與處罰的事實不一致,違反法定程序,處罰決定應撤銷

          823.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作出處罰決定未保障相對人的陳述、申辯和聽證的權利,應撤銷

          822.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作出較重的行政處罰決定時,應先組織聽證后進行集體討論

          821.

          省高院案例:行政處罰決定未經過法制審核,并不影響行政處罰決定發生法律效力

          820.

          行政訴訟案例:合理的律師費屬于行政賠償的范圍,應由賠償義務機關承擔

          819.

          行政訴訟案例:委托執法中,應由委托機關的負責人在行政處罰的過程中進行集體討論

          818.

          最高法案例:村民能否以個人的名義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政府支付土地補償費、安置費?

          817.

          最高法案例:村民以個人名義要求政府支付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是否有法律依據?

          816.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不能舉證因為疫情妨礙立案,疫情并不能扣除行政訴訟起訴期限

          815.

          省高院案例:疫情屬于不可抗力,應按照不可抗力的規定扣除行政訴訟起訴期限

          814.

          行政訴訟案例:警情通報是否對行政相對人的權利義務產生實際影響,能否提起訴訟?

          813.

          省高院案例:“賣淫嫖娼”行為在法律上是如何認定的?

          812.

          省高院案例:因公安機關查獲而尚未發生性行為,不影響“嫖娼”行為的認定

          811.

          省高院案例:具體性行為采用什么方式,不影響對“賣淫嫖娼”行為的認定

          810.

          省高院案例:先行登記保存是一種取證手段,法律后果被最終行政行為吸收,不能單獨起訴

          809.

          省高院案例:先行登記保存后并沒有后續的處理行為,對先行登記保存不服,可以起訴

          808.

          省高院案例:因銷售一袋過期瓜子被市監局罰款五萬,罰款金額明顯不當,被法院變更

          807.

          省高院案例:銷售少量不合格面包,被市監局罰款五萬,罰款金額被法院變更成一千元

          806.

          省高院案例:因超過許可銷售價格僅為27元的涼菜被市監局處罰五萬元,明顯不當

          805.

          省高院案例: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根據《城鄉規劃法》作出限期拆除決定,超越法定職權

          804.

          省高院案例:收回國有土地使用權涉及重大財產利益,應保障相對人的陳述、申辯等權利

          803.

          省高院案例:限期拆除決定屬于較重行政處罰,未經負責人集體討論決定,程序明顯違法

          802.

          省高院案例:在聽證前已完成案件集體討論,剝奪了當事人聽證權利,屬于程序嚴重違法

          801.

          省高院案例:要求聽證的行政處罰一般屬于較重處罰,行政機關負責人應集體討論決定

          800.

          省高院案例:針對同一違法行為,給予刑事處罰后,行政機關還能否再給予行政處罰?

          799.

          省高院案例:針對同一主體的不同違法行為分別進行處罰,是否違反一事不再罰原則?

          798.

          省高院案例:在治安管理處罰案件中如何區分正當防衛行為與相互斗毆行為?

          797.

          省高院案例:治安管理處罰法對于“正當防衛”行為如何進行認定?

          796.

          最高法案例:撤銷行政許可的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處罰,能否適用2年行政處罰追訴時效?

          795.

          省高院案例:違法行為發生后2年內未被行政機關發現,行政機關不能再給予行政處罰

          794.

          省高院案例:涉及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情況的政府信息,應向哪個行政機關申請?

          793.

          省高院案例:征收土地決定、安置補償方案、補償標準等政府信息應由哪些單位負責公開?

          792.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在作出行政處罰過程中,要遵照行政處罰裁量權基準執行

          791.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未按照行政處罰裁量權基準作出行政處罰,處罰決定明顯不當

          790.

          行政訴訟案例:拼車屬于出行路線相同,分攤出行成本的出行方式并不屬于非法營運行為

          789.

          行政訴訟案例:車主并不以盈利為目的從事網約車運行服務,不應認定為非法營運行為

          788.

          最高法案例:違法建筑雖然被行政處罰,但未補辦規劃手續,仍不能被認定為合法建筑

          787.

          最高法案例:購買違法建筑并未實際交付,違建被強制拆除,購買者能否起訴強拆行為?

          786.

          省高院案例:土地征收和房屋征收相關政府信息雖然涉及到第三方,但應依法進行公開

          785.

          省高院案例:征收相關的政府信息可能涉個人隱私,為消除被征收人的疑慮應進行公開

          784.

          省高院案例:拆遷補償安置明細雖涉及他人財產情況,但屬于依法應當公開的政府信息

          783.

          省高院案例:責令改正或限期改正違法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處罰?

          782.

          省高院案例:責令改正違法行為是否屬于行政強制措施?

          781.

          省高院案例:行政處罰與行政命令的區別,責令限期拆除是行政處罰還是行政命令?

          780.

          最高法案例:在土地征收過程中,土地權利人應先解決土地權屬問題,再維護征收權益

          779.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的“三定”方案是否屬于政府信息?

          778.

          最高法案例:家庭承包的土地承包經營權,某個家庭成員死亡由其它家庭成員繼續經營

          777.

          省高院案例:土地承包經營權不屬于個人財產,不能作為農戶家庭成員的遺產進行繼承

          776.

          省高院案例:以家庭承包方式獲取的土地承包經營權,在承包戶消亡的情況下不發生繼承

          775.

          省高院案例:如何理解“行政機關實施行政處罰時,應當責令當事人改正違法行為”?

          774.

          省高院案例:如何判斷責令改正通知書是否屬于終局性、成熟的行政行為?

          773.

          最高法案例:對行政機關不依法履行行政協議不服提起訴訟,如何確定訴訟時效?

          772.

          最高法案例:如何判斷與行政機關簽訂的《協議書》是否屬于行政協議?

          771.

          最高法案例:2015年5月1日前簽訂的行政協議糾紛,應適用當時的法律規定

          770.

          最高法案例:強拆行為被確認違法,但限期拆除決定和強制拆除決定未被撤銷,仍不能獲得賠償

          769.

          最高法案例:針對《限期拆除通知書》實施的強制拆除行為不服,該如何進行救濟?

          768.

          最高法案例:基于《責令限期拆除通知》作出的強制拆除行為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767.

          最高法案例:強拆行為并未超出《限期拆除違章建筑告知書》的范圍,不具有可訴性

          766.

          省高院案例:作出限期拆除通知后直接實施強拆行為,該通知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765.

          最高法案例:戶口遷入農村,但未經村集體成員大會表決通過,不能取得村集體成員資格

          764.

          最高法案例:在集體土地征收過程中,胎兒能否作為安置對象進行補償?

          763.

          最高法案例:承包期內,承包方的戶口全部轉為非農業戶口,承包地將依法被村集體收回

          762.

          省高院案例:雖超過法定退休年齡,但未享受養老保險待遇的勞動者可以進行工傷認定

          761.

          省高院案例:已超過退休年齡并且享受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的農民工能否認定工傷?

          760.

          最高法案例:在房屋征收過程中,應將當事人合法享有的院落、空地使用權給予補償

          759.

          最高法案例:征收補償決定未能體現對院落、空地使用權價值的征收補償,應依法撤銷

          758.

          最高法案例:違法建設并不意味著建筑材料違法,違法強拆造成建筑材料過度損毀應賠償

          757.

          最高法案例:因強拆方式不當,造成當事人可回收、利用的建筑材料滅失,應進行賠償

          756.

          最高法案例:因為強拆違法建筑必然會破壞建筑材料,無需對損毀的建筑材料進行賠償

          755.

          省高院案例:責令停止違法行為本質上屬于行政命令中的禁令,屬于行政復議的受案范圍

          754.

          省高院案例:《責令停止違法行為通知書》作為一種行政命令,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753.

          最高法案例:戶口雖遷入農村,但未經民主議定程序接納,仍不屬于集體經濟組織成員

          752.

          最高法案例:產權調換房屋的實際使用面積小于被征收房屋,不符合公平補償的要求

          751.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前,作出的責令停止違法行為決定是否可訴?

          750.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作出的責令停止建設的通知,是否屬于行政復議的受案范圍?

          749.

          行政訴訟案例:既處罰個體工商戶,又處罰經營者,是否違反了“一事不再罰”的原則

          748.

          行政訴訟案例:在行政執法過程中如何確定涉及個體工商戶的處罰對象?

          747.

          省高院案例:記分本身并不屬于法定行政處罰種類,在作出處罰決定同時執行記分制度

          746.

          行政訴訟案例:能否僅針對記分行為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

          745.

          最高法案例:房屋征收過程中,征收主體、征收部門、實施主體的職責分工和責任不同

          744.

          最高法案例:房屋征收過程中,街道辦自認實施強拆行為,但法律責任由征收部門承擔

          743.

          最高法案例:針對無行政機關認領的強制拆除行為,應從知道強拆主體開始計算起訴期限

          742.

          最高法案例:不知道強制拆除行為的實施主體,不能成為耽誤起訴期限的正當理由

          741.

          最高院案例:上班抵達單位樓下,突發疾病死亡,能否認定工傷?

          740.

          省高院案例:請假未批準帶病堅持工作,下班回到住處病情加重死亡,能否認定工傷?

          739.

          省高院案例:工作中身體不適請假回家取醫??ㄍ局胁∏榧又厮劳?能否認定為工傷?

          738.

          省高院案例:打卡進入公司后,在前往工作崗位途中突發疾病死亡,能否認定為工傷?

          737.

          最高法案例:在房屋征收過程中,無法確定強拆主體,推定市、縣人民政府作為強拆主體

          736.

          最高法案例:發布征收決定后,強拆行為無法確定實施主體,推定征收部門為強拆主體

          735.

          最高法案例:法定的征收主體否認實施強拆行為,哪個行政機關強拆由其承擔法律責任

          734.

          在房屋征收過程中,民事主體實施強拆行為,構成故意毀壞財物罪,依法承擔刑事責任

          733.

          最高法案例:征收過程中民事主體并無實施強拆的權力,實施強拆行為涉嫌故意犯罪

          732.

          行政訴訟案例:協管員在履行職務時毆打他人,公安局作出的行政拘留決定被法院撤銷

          731.

          行政訴訟案例:輔警在履行職務時毆打他人,公安局作出的行政拘留決定被法院撤銷

          730.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工作人員違法拆除房屋的行為,是否屬于治安管理處罰的對象?

          729.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工作人員違法強行征地行為,是否屬于治安管理處罰的對象?

          728.

          省高院案例:國務院法制辦的復函能否作為行政機關作出行政行為的法律依據?

          727.

          最高法案例:根據《城鄉規劃法》作出的限期拆除決定書屬于行政處罰

          726.

          省高院案例:根據《城鄉規劃法》作出的限期拆除決定不應當理解為行政處罰行為

          725.

          最高法案例:根據《城鄉規劃法》作出的限期拆除決定屬于行政處罰

          724.

          最高法案例:如何計算違法占地行為的追訴時效?違法建成超過2年的建筑是否合法化?

          723.

          省高院案例:如何計算違反城鄉規劃許可行為的追訴時效?違建不因存續時間長而合法

          722.

          最高法案例:2008年1月1日前建成的違建,能否適用《城鄉規劃法》進行處罰?

          721.

          最高法案例:能否適用《城鄉規劃法》認定2008年1月1日前建成的房屋是違建?

          720.

          最高法案例:能否適用已經失效的《城市規劃法》對2008年前建成的違建進行處罰?

          719.

          省高院案例:人民警察在執法時,是否需要主動向被執法的人員出示人民警察證?

          718.

          行政訴訟案例:公安機關辦案人員持有人民警察證件,即具有了執法的資格和效力

          717.

          最高法案例:鄉鎮政府能否以自己的名義簽訂征地補償安置協議?

          716.

          最高法案例:家庭成員對農村宅基地上房屋的處分,效力應及于全體家庭成員

          715.

          最高法案例:村委會與村民簽訂的《拆遷安置補償協議》是否屬于行政協議?

          714.

          省高院案例:村委會與被征收人簽訂的征收補償協議,是否屬于行政協議?

          713.

          最高法案例:違法行為發生在新法施行前,行政行為作出在新法施行后,如何適用法律

          712.

          行政訴訟案例:如何確認違法行為連續或繼續狀態?

          711.

          最高法案例:非本村村民購買宅基地上房屋后將戶籍遷入,能否獲得宅基地補償安置?

          710.

          最高法案例:我國不動產物權的轉移原則是什么?

          709.

          最高法案例:對作為事業單位的管委會簽訂的搬遷協議不服,應以誰為被告提起訴訟?

          708.

          最高法案例:對作為事業單位的棚改辦簽訂的安置協議不服,應以誰為被告提起訴訟?

          707.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實施的“誤拆”行為,如何確定責任主體?

          706.

          最高法案例:民事主體實施的“誤拆”行為,如何確定責任主體?

          705.

          省高院案例:針對司機在現場的違法停車,只有司機拒絕立即駛離,交警才應進行處罰

          704.

          省高院案例:非封閉管理的小區,小區內的場地是否屬于道路?交警能否進小區執法?

          703.

          最高法案例:內設機構、派出機構有法律、法規、規章授權,可以作為行政訴訟被告

          702.

          最高法案例:行政訴訟審判實踐中,人民法院如何認定是否存在行政委托關系?

          701.

          行政訴訟案例:市生態環境局區分局不具有行政主體資格,作出的行政處罰是否無效?

          700.

          省高院案例:對市生態環境局區分局作出的答復不服,應以誰為被申請人申請行政復議?

          699.

          行政訴訟案例:對市生態環境局縣分局作出的行政處罰不服,應以誰為被告提起行政訴訟

          698.

          最高法案例:在國有土地房屋征收過程中,行政機關實施的砌墻圍擋的行為是否可訴?

          697.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擴大圍擋范圍,采取中斷道路的方式逼迫搬遷屬于違法行政行為

          696.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對其依職權應履行的征收補償職責,不受起訴期限的限制

          695.

          最高法案例:行政行為對當事人享有的重要程序性權利產生實質損害情形,應依法撤銷

          694.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在法定期限內未對強制拆除決定起訴,行政機關才能實施強拆行為

          693.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在法定期限內未對限期拆除決定起訴,行政機關才能實施強拆行為

          692.

          省高院案例:政府會議紀要已產生外化的效果,屬于政府信息公開的范圍,應依法公開

          691.

          省高院案例:《政府會議紀要》能否作為行政執法的依據?

          690.

          最高法案例:農村宅基地征收補償費用的構成,以及征收補償費用如何進行分配?

          689.

          最高法案例:要求政府公開征收補償標準依據的文件,不屬于申請內容不明確的情形

          688.

          最高法案例:行政行為被法院撤銷后,被告能否作出與原行政行為基本相同的行政行為?

          687.

          最高法案例:法院判決撤銷行政行為后,會對原告的權利和義務產生怎樣的影響?

          686.

          最高法案例:什么是行政復議禁止不利變更原則,該原則是否存在例外的情形?

          685.

          省高院案例:行政復議撤銷原行政行為后,行政機關重新作出行政行為能否加重處罰?

          684.

          省高院案例:發生交通事故后,一定要及時報警,私自離開現場,構成交通肇事逃逸

          683.

          最高法案例:行政行為侵害公司的合法權益時,什么情況下,股東個人可以提起訴訟?

          682.

          最高法案例:縣政府未按照《安置房屋置換協議》約定交付安置房,應承擔賠償責任

          681.

          最高法案例:產權置換房屋滿足哪些條件,能證明房屋并不存在工程質量問題?

          680.

          最高法案例:存在哪些情形,政府作出的安置房交房公告會被法院確認無效?

          679.

          最高法案例:鎮政府能否“代表”縣政府簽訂《土地征收補償協議》?

          678.

          最高法案例:《拆遷補償安置方案實施細則》適用的對象特定,屬于具體的行政行為

          677.

          最高法案例:《征收補償安置方案》具有一定普遍約束力,屬于規范性文件

          676.

          最高法案例:對市、縣人民政府批準的征收補償安置方案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675.

          省高院案例:國土局向城管局出具的《非法占地確認書》,是否屬于可訴的行政行為?

          674.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單方解除《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書》應保障相對人陳述、申辯權

          673.

          最高法案例:房屋居住人與行政機關對房屋實施的強制拆除行為是否具有利害關系?

          672.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土地的承租人作為地上附著物的所有權人可提起履行補償職責之訴

          671.

          最高法案例: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過程中,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無權直接實施強拆行為

          670.

          最高法案例:如何判斷政府信息公開中的內部管理信息和過程性信息?

          669.

          省高院案例:如何確定聯合執法的適格被告?

          668.

          最高法案例:征收補償協議或征收補償決定遺漏補償項目,被征收人該如何進行救濟?

          667.

          省高院案例:對責令停止或者改正違法行為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666.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未發布征地補償安置方案侵犯村民權益,村民可以個人名義起訴

          665.

          最高法案例:集體土地未經征收,縣政府制定的《房屋征收補償安置方案》是否可訴?

          664.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未核量地上物即實施果樹的強制清除行為,如果計算賠償金額?

          663.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違法清除地上苗木,無法確定苗木的情況下如何確定賠償的金額

          662.

          最高法案例:收回集體土地使用權的主體是農村集體經濟組織還是縣級以上人民政府?

          661.

          省高院案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收回宅基地使用權的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行為?該如何救濟

          660.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在實施強制拆除行為時,應對當事人合法權益造成最小的侵害

          659.

          省高院案例:限期拆除決定是查處違法建設的必經程序和實施強拆必不可缺的事實基礎

          658.

          最高法案例:村委會并非政府信息公開的主體,行政機關不應告知申請人向村委會申請

          657.

          最高法案例:村民委員會不及時公布應當公布的村務事項,村民該如何進行救濟?

          656.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未舉證證明認定建筑物為違法建筑,不應按照違建標準進行補償

          655.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能否以被征收建筑是違建為由主張已經簽訂的征收補償協議無效

          654.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在招商引資過程中違法作出承諾,造成當事人的損失應進行賠償

          653.

          最高法案例:因行政機關作出的承諾、默許而形成的信賴利益,屬于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652.

          最高法案例:規劃部門未認定能否采取改正措施的情況下,城管局能否直接拆除違建?

          651.

          省高院案例:未取得鄉村建設規劃許可的建筑不應一概認定為違法建設并責令限期拆除

          650.

          最高法案例:無證廠房在形成過程中行政機關明知而未制止,不應完全認定為違法建筑

          649.

          省高院案例:基于對公權力的信任而作出一定的行為,行政機關不能隨意作出不利處分

          648.

          行政訴訟案例:征收決定作出后,征收范圍內的房屋不能以違建為由作出限期拆除決定

          647.

          最高法案例:征收決定作出后,將導致被征收房屋及土地使用權的物權變動

          646.

          最高法典型案例:行政協議對補償款項的認定確有錯誤,法院應依法作出變更判決

          645.

          最高法典型案例:行政機關在行政協議的訂立過程中,禁止不當聯結,增加相對人義務

          644.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房屋權屬證書上載明的所有權人死亡且涉及繼承,該如何補償?

          643.

          最高法案例:法律已授權行政機關強制執行權,雖未執行,當事人也不能提起履職之訴

          642.

          最高法案例:被抵押的不動產被征收,行政機關應保障抵押權人的優先受償權

          641.

          最高法案例:房屋評估報告的有效期是多久,房屋評估報告超過有效期的法律后果?

          640.

          最高法案例:縣政府作為土地征收的組織實施者,負有落實被征地農民社保費用的法定職責

          639.

          最高法案例: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將被征地農民納入相應的養老等社會保障體系

          638.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人如何證明自己是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

          637.

          最高法案例:在集體土地征收過程中,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如何進行分配和發放?

          636.

          最高法案例:針對限期拆除決定已申請行政復議,審理期間行政機關不得實施強拆行為

          635.

          行政訴訟案例:拆除正在進行或不聽勸阻繼續建設的違法建筑,是否受強制程序的限制?

          634.

          最高法案例:在集體土地征收過程中,征收實施機關能否對土地權屬爭議直接進行解決

          633.

          最高法案例:在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過程中,“所有權人不明確”時如何進行征收補償

          632.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人簽訂征收補償協議但未騰空房屋,對強拆行為具有原告主體資格

          631.

          最高法案例:如何認定“一戶多宅”,以及“一戶多宅”如何進行征收補償

          630.

          最高法案例:非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房屋被拆除后,依法不享有宅基地安置的權利

          629.

          最高法案例:在集體土地征收過程中,可推定市、縣人民政府為強制拆除的實施主體

          628.

          省高院案例:所有按照簡易程序作出的處罰決定是否都必需當場作出?

          627.

          省高院案例:交警隊應按照正當程序作出記12分的行為,并保障司機的陳述和申辯權

          626.

          省高院案例:征收過程中的停水、停電行為是否屬于獨立行政行為,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625.

          省高院案例:對征收過程中的停水、停電、停氣行為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624.

          最高法案例:滿足哪些條件,發布的征收決定才符合法律規定?

          623.

          最高法案例:債權人能否以行政機關對債務人作出的行政行為損害債權實現為由提起行政訴訟?

          622.

          最高法案例:因行政機關錯誤告知而耽誤的時間應從起訴期限中扣除

          621.

          最高法案例:能否通過政府信息公開的途徑,規避行政訴訟的起訴期限?

          620.

          最高法案例:如何區分國有土地上房屋的征收與集體土地(及地上房屋)的征收

          619.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不能通過委托方式推卸自身的法定職責

          618.

          最高法案例:城鎮戶籍子女繼承農村房屋,房屋被征收政府應依法給予補償安置

          617.

          最高法案例:行政賠償利息的計算標準應該如何進行確定?

          616.

          最高法案例:市委辦為制定主體并以黨委文號制發的黨政聯合文件是否屬于政府信息?

          615.

          最高法案例:信訪處理過程中的信息雖屬于政府信息但不能通過政府信息公開方式查詢

          614.

          最高法案例:行政行為違法,但不具有可撤銷內容,針對的是事實行為

          613.

          行政訴訟案例:黨內規范性文件,不能作為行政機關執法依據

          612.

          最高法案例:信訪答復對當事人的權利義務產生了實際影響,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611.

          最高法案例:請求確認行政機關偽造證據的行為違法,是否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610.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拆除違法建筑未給予當事人合理的拆除時間,造成的損失應賠償

          609.

          最高法案例:征收實施主體誤拆他人房屋,法律責任應由誰承擔?

          608.

          最高法案例:城鎮戶籍子女可以繼承父母在農村的房屋并辦理不動產登記

          607.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人未獲得補償安置而房屋被拆除,可推定為征收部門實施強拆行為

          606.

          最高法案例:城鎮居民在農村購買的小產權房被違法強拆,買房人能否獲得行政賠償

          605.

          最高法案例:農戶在擬征土地上搶栽、搶種、搶建地上附著物,征地時能否獲得補償?

          604.

          最高法案例:房地產公司與被征收人簽訂補償安置協議,不能免除行政機關的補償職責

          603.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對補償安置方案不服,如何進行救濟?

          602.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無權認定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應由法院依法進行認定

          601.

          最高法案例:行政行為一經作出即具有拘束力,無需經人民法院判決確認其合法性

          600.

          最高法案例:如何判斷公民是否濫用政府信息公開請求權?

          599.

          最高法案例:如何區分履行法定職責之訴與征收補償協議之訴?

          598.

          最高法案例:如何確定征收補償安置方案公告范圍內的合法房屋被強拆的適格被告?

          597.

          最高法案例:在征地批復作出前即簽訂安置協議,該安置協議是否無效?

          596.

          最高法案例:從公平補償出發,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應當以何時作為房屋價值確定的時點

          595.

          最高法案例:作出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決定是簽訂補償協議的基本前提

          594.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違法強拆房屋,被征收人獲得賠償金額不應低于征收補償數額

          593.

          最高法案例:出資在他人的宅基地上翻建房屋,翻建人并非當然能取得房屋所有權

          592.

          最高法案例:行政協議被法院確認無效的法律后果

          591.

          最高法案例:已經辦理公司登記能否證明建筑物是合法建筑?

          590.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應帶頭守信重諾,履行行政允諾和會議紀要議定的事項

          589.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收回國有土地使用權,應保障當事人陳述和申辯的權利

          588.

          行政訴訟案例:司機醉酒后發動車輛,躺在車中睡覺,能否認定成醉駕?

          587.

          最高法案例:征收決定或征收補償方案未被作出,后續的征收補償行為是否合法?

          586.

          最高法案例:要求行政機關履行征收補償職責,不受起訴期限的限制

          585.

          最高法案例:能否為了保護通風、采光等權益,起訴《建筑工程施工許可證》?

          584.最高發放案例:對鎮政府簽訂的土地征收補償協議不服,應以誰為被告提起行政訴訟?

          583.

          最高法案例:對征收補償協議或征收補償決定不服,應分別以誰為被告提起行政訴訟?

          582.

          最高法案例:補償義務主體明知房屋承租人具有獨立補償利益,應依法給予征收補償

          581.

          最高法案例:征收造成經營性用房承租人的損失,征收主體應依法給予征收補償

          580.

          最高法案例:國有土地上仍有相應的權利人,政府則不能進行掛牌出讓該塊土地

          579.

          最高法案例:如何認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與行政行為之間存在利害關系?

          578.

          最高法案例:無建房手續房屋被征收,如何進行征收補償?

          597.

          最高法案例:未征先占、以租代征都屬于違法行政行為?

          596.

          最高法案例:對于交警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595.

          最高法案例:未取得房屋所有權證并不意味著房屋就是違法建筑

          594.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發布拆遷公告后,未履行拆遷職責,造成被征收人的損失應賠償

          593.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對違法建筑實施強拆行為時造成的建筑材料滅失,是否要賠償?

          592.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沒有履行法定職責,其履責義務不因為超過起訴期限而免除

          591.

          最高法案例:基于行政授權或行政委托實施的行政行為,如何確定行政訴訟適格被告?

          590.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能否通過向法院郵寄起訴狀的方式提起行政訴訟?

          589.

          最高法案例:在政府信息公開過程中,如何判斷過程性信息和內部管理信息?

          588.

          最高法案例:對《拆遷計劃》不服,能否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

          587.

          最高法案例:等待行政機關調解的時間不應記入行政訴訟的起訴期限

          586.

          最高法案例:提起履行法定職責之訴,應具備哪些條件?

          585.

          最高法案例:滿足哪些條件,撤回行政訴訟起訴后可以重新起訴?

          584.

          最高法案例:被訴行政機關負責人不出庭應訴也不委托工作人員出庭,原告如何救濟?

          583.

          最高法案例:耽誤行政訴訟起訴期限的其他不屬于其自身的原因具體是指什么?

          582.

          最高法案例:責令改正或限期改正違法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處罰?

          581.

          最高法案例:限期拆除決定是否屬于行政處罰?

          580.

          最高法案例:征收國有土地上房屋與征收宅基地上房屋在確定簽約主體方面存在的區別

          579.

          最高法案例:征收補償工作慣例和實踐做法,簽訂補償安置協議一般以家庭或戶為單位

          578.

          最高法案例:《整治方案》雖涉及關停內容,但并未提及具體企業名單,不具有可訴性

          577.

          最高法案例:通過申訴或控告方式啟動內部層級監督程序,對處理結果不服能否起訴?

          576.

          最高法案例:貸款未能到位,并非區政府拖延履行征收補償職責的法定事由

          575.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主張原告的起訴超過法定起訴期限需承擔舉證責任

          574.

          最高法案例:法院發現受理的案件不屬于本院管轄,應依法移送有管轄權的法院

          573.

          最高法案例:對《限期拆除事先告知書》不服,能否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

          572.

          最高法案例:房屋拆遷及其補償、補助費用的發放等政府信息應由哪個主體負責公開

          571.

          最高法案例:不動產登記資料以及戶籍信息、工商登記資料等不屬于政府信息公開范疇

          570.

          最高法案例:會議紀要是否屬于政府信息公開的范圍

          569.

          最高法案例:滿足哪些條件,會議紀要具有可訴性?

          568.

          最高法案例:在集體土地征收過程中,如何明確被訴的行政行為和具體的訴訟請求?

          567.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人對于政府發布的《征收土地公告》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576.

          最高法案例: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無權在集體土地上實施強制拆除行為?

          575.

          最高法案例:在什么情形下,外嫁女可以要求行政機關履行支付土地補償費的職責?

          574.

          最高法案例:無證房屋未被行政機關認定成違法建筑,行政機關應依法給予征收補償

          573.

          最高法案例:未獲得征收補償的情況下,被征收人有權拒絕搬遷,支付征收補償的方式

          572.

          最高法案例:在行政協議案件中,法院不應主動適用訴訟時效的規定進行裁判

          571.

          最高法案例:由于法院不予立案造成原告超過起訴期限,應當允許原告可以繼續起訴

          570.

          最高法案例:哪些主體對于政府征收集體土地行為不服,可以申請行政復議或者起訴?

          569.

          最高法案例:村委會與村民簽訂的安置補償協議是否屬于行政協議

          568.

          最高法案例:通過信函方式申請政府信息公開,應在信封上注明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字樣

          567.

          最高法案例:注意區分信訪事項處理行為與行政機關履行法定職責

          566.

          最高法案例:如何判斷政府信息公開申請人是正當行使知情權還是權利濫用?

          565.

          最高法案例:申請人對申請公開的政府信息應如何進行描述?

          564.

          最高法案例:縣政府指導并實施了協助維穩行為不能于縣政府直接實施強制拆除行為

          563.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參與下,非公權力單位實施強制拆除行為,應視為行政機關委托

          562.

          最高法案例:12345政府服務熱線受理轉辦投訴事項的行為是否可訴?

          561.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并不因舉報行為而當然對舉報結果享有原告主體資格

          560.

          最高法案例:基于舉報、投訴行為提起履行法定職責之訴,要滿足什么條件?

          559.

          最高法案例:村民委員會作出《限期拆除決定》并實施拆除行為,法律責任由誰承擔?

          558.

          最高法案例:《限期拆除決定》未交代救濟途徑和救濟期限,違反法律規定

          557.

          最高法案例:如何判斷安置補償是否公平合理?

          556.

          最高法案例:農民長期在外務工,能否以非“常住”為由剝奪享有的村民待遇?

          555.

          最高法案例:行政行為被生效判決確認違法后,賠償請求人如何提起行政賠償訴訟?

          554.

          最高法案例:行政行為被確認違法后,當事人并不必然能獲得行政賠償?

          553.

          最高法案例:無證房屋要綜合考量未辦理產權登記的原因,不宜直接認定為違法建筑

          552.

          最高法案例:提起行政賠償訴訟的最長期限是多久?

          551.

          最高法案例:防汛指揮部強制清除阻礙行洪障礙物的行為屬于強制措施而非強制執行

          550.

          最高法案例:限期拆除決定后實施的強拆行為,屬于強制執行而非強制措施或行政處罰

          549.

          最高法案例:《附條件息訴罷訪協議》是否屬于行政協議,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548.

          最高法案例:簽訂《息訴罷訪承諾書》后,就同一問題能否再提起行政訴訟或行政復議

          547.

          最高法案例:行政授權與行政委托確定行政訴訟適格被告的方法不同

          546.

          最高法案例:如何確定行政訴訟中的適格被告?

          545.

          最高法案例:請求確認2015年5月1日后作出的行政行為無效,不受起訴期限限制

          544.

          最高法案例:存在哪些情形,行政行為會被法院確認無效?

          543.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不能提交充分證據證明存在搶栽搶種行為,應依法進行補償

          542.

          最高法案例:村委會簽訂的拆遷安置補償協議是否屬于行政協議?

          541.

          最高法案例:區政府成立的領導小組實施強拆行為,法律責任由誰承擔?

          540.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的房屋未被認定為違法建筑而被拆除,征收部門應支付征收補償

          539.

          最高法案例:在復議、訴訟法定期限內,行政機關應當停止執行強制拆除違法建筑物

          538.

          最高法案例:被申請人應當在收到復議決定書之后履行復議決定(此文后有行政行為法律效力的詳細論述)

          537.

          最高法案例:政府能否通過未征先占、以租代征的方式占用農村集體土地

          536.

          最高法案例:被拘留期間是否應計算在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期限內?

          535.

          最高法案例:原告的訴訟請求不明確,法院應當進行釋明,根據案情決定是否進行受理

          534.

          最高法案例:違法建筑建成多年并已出售,行政機關實施強拆行為應保障購房人的權利

          533.

          最高法案例:對建筑工程施工許可證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532.

          最高法案例:對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531.

          最高法案例: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對建設工程違法行為是否有投訴舉報的權利?

          530.

          最高法案例:業主個人能否對《建設工程竣工規劃驗收合格通知書》提起行政訴訟?

          529.

          最高法案例:如何判斷是村委會還是政府實施強拆行為,村委會強拆應承擔哪些責任?

          528.

          最高法案例:房屋的承租人與限期拆除決定之間是否存在利害關系?

          527.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所在社區、單位原則上只能推薦本社區、單位的人作為訴訟代理人

          526.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以《征用土地補償協議》代替審批征收占地,屬于違法行政行為

          525.

          最高法案例:提起履行征地補償職責訴訟,應滿足哪些條件?

          524.

          最高法案例:補償款資金充足,不代表征收補償費用是專戶存儲、??顚S?/p>

          523.

          最高法案例:《限期拆除決定》是否屬于行政強制措施

          522.

          最高法案例:《限期拆除決定》是否被實體撤銷決定了建筑物本身能否獲得行政賠償?

          521.

          最高法案例:征收沒有產權手續但對政府有一定信賴的房屋,應給予一定的征收補償

          520.

          最高法案例:會議紀要滿足哪些條件,具有可訴性?

          519.

          最高法案例:拆遷公司自證實施強拆行為,不能免除行政機關違法強拆的法律責任(內含最高法法官怒懟區政府強拆視頻)

          518.

          最高法案例:征收程序啟動后,市、縣政府再以危房為由組織強制拆除,涉嫌濫用職權

          517.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作出的信訪答復如對當事人的權利和義務產生影響,具有可訴性

          516.

          最高法案例:以信訪事項的形式作出履行法定職責的答復,當事人不服可提起行政訴訟

          515.

          最高法案例:什么是行政允諾?行政機關具有履行行政允諾的法定職責

          514.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人的房屋被違法強拆,獲得的賠償數額不應低于征收補償的數額

          513.

          最高法案例:政府以自己的名義決定收回宅基地使用權,屬于違法行政行為

          512.

          最高法案例:我國對宅基地實行所有權與使用權分離的制度

          511.

          最高法案例: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并非訴訟請求不成立,而是被訴行政行為合法

          510.

          最高法案例:無論原告是否對行政行為提出異議,法院應對被訴行政行為進行全面審查

          509.

          最高法案例:上級行政機關對下級行政機關的層級監督管理是否屬于法定職責?

          508.

          最高法案例:村民是否有權請求相關人民政府或主管部門履行村務公開監督法定職責?

          507.

          最高法案例:房屋評估價值包含了土地使用價值,被征收人不能重復獲得土地補償費

          506.

          最高法案例:非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不享有宅基地使用權,不能獲得土地使用權賠償

          505.

          最高法案例:政府主導的城中村改造,雖由村委會強拆房屋,但責任應由行政機關承擔

          504.

          最高法案例:不涉及政府征收的城中村改造,村委會強拆房屋,行政機關無需承擔責任

          503.

          最高法案例:街道辦是否有權對違法建筑實施強制拆除行為?

          502.

          最高法案例:村委會不依法發放征收補償款,村民該如何進行救濟?

          501.

          最高法案例:征收拆遷與征收補償事宜均屬公權力職權范疇,不宜以村民自治形式進行

          500.

          最高法案例:如何理解行政訴訟法規定的利害關系?

          499.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拒不履行簽訂的行政協議,行政相對人如何進行救濟?

          498.

          最高法案例:如何判斷行政行為是否屬于內部行政行為,內部行政行為是否可訴?

          497.

          最高法案例:政府責成有關部門采取強拆措施,責成行為如何定性,如何確定適格被告

          496.

          最高法案例:如何認定被訴行政行為屬于程序性行為,針對程序性行為如何進行救濟?

          495.

          最高法案例:購買房屋并實際居住多年,雖未辦理產權登記但與征收決定存在利害關系

          494.

          最高法案例:滿足哪些條件,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責成有關部門采取強制拆除等措施?

          493.

          最高法案例:村集體收回集體土地使用權的法定條件和法定程序

          492.

          最高法案例:建設在農村宅基地上的房屋不能向非本集體成員的第三方轉讓

          491.

          最高法案例:存在哪些情形,被耽誤的時間不計入行政訴訟的起訴期限內?

          490.

          最高法案例:對《整治違法建設的通告》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489.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強拆違法建筑應程序合法,不得以野蠻方式實施強制拆除行為

          488.

          最高法案例:被關停的公司對《關閉決定》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487.

          最高法案例:宅基地使用權并不當然由使用權人的繼承人繼承,應按照法定程序取得

          486.

          最高法案例:在集體土地征收過程中,征地補償款和地上物補償款應向誰進行支付?

          485.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雖盡到合理的審查義務但依據虛假材料作出的登記行為仍然違法

          484.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能否以確認行政機關偽造證據的行為違法為由提起行政訴訟?

          483.

          最高法案例:法院不宜一概認定中止行政復議的決定為過程性行為,不能提起行政訴訟

          482.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人對政府委托鑒定機構鑒定房屋的行為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481.

          最高法案例:能否通過信息公開的方式查閱公安機關的案卷材料,不予公開能否起訴?

          480.

          最高法案例:對治安處罰中的傳喚行為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479.

          最高法案例:司法鑒定機構作出的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行為,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478.

          最高法案例:行政復議與行政訴訟的銜接,應遵循司法最終原則

          477.

          最高法案例:人民法院在行政審判中一般不宜直接認定民事合同的效力

          476.

          最高法案例:拆遷公司和村委會實施的強制拆除行為應由行政機關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475.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能否在公休日對違法建筑實施強制拆除行為?

          474.

          最高法案例: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發生勞動爭議,可向有管轄權的人社部門進行投訴

          473.

          最高法案例:在房屋征收過程中,行政機關應通過法定程序認定房屋為違法建筑

          472.

          最高法案例:請求確認2015年5月1日后作出的行政行為無效,不受起訴期限限制

          471.

          最高法案例:信訪人對信訪局依據《信訪條例》處理信訪事項的行為不服,能否起訴?

          470.

          最高法案例:農村房屋被認定為違建,被征收人仍可以基于宅基地使用權獲得補償安置

          469.

          最高法案例:用地、建設行為未依法辦理相關審批手續,所建房屋屬于違法建筑

          468.

          最高法案例:空閑兩年以上的宅基地,經縣政府批準,村集體有權收回宅基地的使用權

          467.

          最高法案例:村民個人未經授權的情況下,能否以村集體的名義提起行政訴訟?

          466.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作出的行政行為涉及業主共有利益,哪些主體有權提起訴訟?

          465.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人簽訂征收補償協議后拒不履行協議,行政機關也應依法強拆房屋

          464.

          最高法案例:如何判斷行政機關發布的通報是否具有可訴性?

          463.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不履行會議紀要議定的事項,當事人能否向法院提起履職之訴?

          462.

          最高法案例:政府發布征收公告后長時間未征收,給被征收人造成的損失是否要賠償?

          461.

          最高法案例:會議紀要滿足哪些條件,才會直接對外發生法律效力,具有可訴性?

          460.

          最高法案例:在訴訟期間,當事人和行政機關機關當成的和解協議是否可訴?

          459.

          最高法案例:農村土地承包合同、土地承包經營權、承包經營權證三者間的區別與聯系

          458.

          最高法案例:合法享有國有土地使用權的院落和空地被征收能否獲得征收補償?

          457.

          最高法案例:集體土地已經完成征收、補償程序,縣政府也無權直接實施強制清表行為

          456.

          最高法案例:行政訴訟的第一要務是要明確被訴行政行為,即“具體的訴訟請求”

          455.

          最高法案例:政府為實施征收行為采取的砌墻圍擋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454.

          最高法案例:行政訴訟法上的起訴期限與民法上的訴訟時效有本質區別

          453.

          最高法案例:農村房屋賣給非本村人,基于買賣合同簽訂的征收補償協議是否有效?

          452.

          最高法案例:信訪制度是與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相互獨立、相互分離的權利救濟制度

          451.

          最高法案例:政府向供電公司作出的《停電函》屬于強拆的準備工作,不能單獨訴訟

          450.

          最高法案例:被停電企業對于政府向供電公司作出的《停電通知》不服,可以提起訴訟

          449.

          最高法案例:如何確定土地安置費用的支付主體?

          448.

          最高法案例:哪些主體負責具體的集體土地征收與補償安置的工作?

          447.

          最高法案例:對《責令限期拆除構筑物及附屬設施的通知》不服,可以提起行政訴訟

          446.

          最高法案例:《限期拆除建筑物通告》屬于強制拆除的過程性行為,不能提起行政訴訟

          445.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的無證照房屋未被依法認定為違法建筑,征收部門應給予征收補償

          444.

          最高法案例:沒有證據證明被違法強拆的無證房屋屬于違建,應按照合法建筑給予賠償

          443.

          最高法案例: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屬于行政協議,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442.

          最高法案例:《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不屬于行政協議,屬于民事法律行為

          441.

          最高法案例:基于對政府的信賴修建的養殖場,雖用地手續存在問題但不應認定為違建

          440.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在強制拆除違法建筑時,應盡到哪些法定注意義務?

          439.

          最高法案例:征收土地和房屋都應當遵循“先補償、后拆遷(執行)”的原則

          438.

          最高法案例:在復議、訴訟法定期限內,應停止執行強制拆除違法建筑物、構筑物等

          437.

          最高法案例:如何正確理解“依法對征收范圍內未經登記的建筑進行調查、認定和處理

          436.

          省高院案例:行政機關以“拆違”促“拆遷”的行為,屬于濫用職權的違法行政行為

          435.

          最高法案例:無證房屋是否屬于違建,被違法拆除能否獲得賠償,如何確定賠償標準?

          434.

          最高法案例:如何區分行政賠償中的直接損失與間接損失?

          433.

          人民法院報:行政機關間關于違法建筑認定的內部答復是否具有可訴性?

          432.

          最高法案例:規劃部門出具的規劃鑒定意見回函對當事人的權利和義務是否產生影響?

          431.

          最高法案例:家庭成員未經授權而代表被征收人簽訂補償協議,是否構成表見代理?

          430.

          最高法案例:在未經被征收人授權的情況下,縣政府與其父親簽訂補償協議是否合法?

          429.

          最高法案例:行政行為雖經送達具有確定力,但對違法的行政行為行政機關可自行糾錯

          428.

          最高法案例:一般只有行政行為依據的基本事實錯誤時,行政機關才宜啟動糾錯程序

          427.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應向被征收人公開分戶補償情況,消除不公平補償的疑慮和擔心

          426.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不應以涉及個人隱私為由,拒絕公開戶調查結果和分戶評估報告

          425.

          最高法案例:地上附著物及青苗補償費應依法補償給被征地農民,而非支付給村委會

          424.

          最高法案例:能否以土地征收尚未獲得批復為由,主張簽訂的《房屋補償協議》無效?

          423.

          最高法案例:對于不予法律援助決定的復查行為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422.

          最高法案例:如何區分國有土地上房屋的征收與集體土地的征收?

          421.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人即使簽訂了征收補償協議,對強拆行為不服仍可以提起行政訴訟

          420.

          最高法案例:公證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行為,對公證行為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419.

          最高法案例:對責令限期改正告知書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418.

          最高法案例:事業單位能否作為政府信息公開的答復主體?

          417.

          最高法案例:責令改正或限期改正違法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處罰?

          416.

          最高法案例:法院不宜以起訴多個行政行為違背“一行為一訴”原則為由駁回原告起訴

          415.

          最高法案例:未窮盡所有送達手段,行政機關直接采用公告送達,違反送達的法定程序

          414.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作出處罰決定應符合比例原則,使相對人的權益受最小的侵害

          413.

          最高法案例:《強制執行決定書》未依法送達給行政相對人,該決定并未發生法律效力

          412.

          最高法案例:《城鄉規劃法》規定的采取強制拆除等措施,屬于強制措施還是強制執行

          411.

          省高院案例:規劃行政主管部門有權認定房屋屬于違法建筑,但法院無權直接進行認定

          410.

          最高法案例:農民的宅基地使用權及其上房屋可以依法由城鎮戶籍子女繼承

          409.

          最高法案例:政府向供電公司出具停電通知,被停電的企業不服該通知能否提起訴訟?

          408.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不能將自身的法定職責通過委托方式假手他人并推卸法律責任

          407.

          最高法案例:登記機關在對作為遺產的房地產登記時,應對繼承事項盡到審慎審查義務

          406.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認為房屋登記基礎的民事法律關系存在爭議,應先解決民事爭議

          405.

          最高法案例:對于違反《土地管理法》的違法建筑,行政機關能否自行強制拆除?

          404.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房屋是共有房屋,征收部門能否單獨與個別共有人簽訂補償協議?

          403.

          最高法案例:什么情況下,承租人與被征收房屋的征收補償和強拆行為存在利害關系?

          402.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房屋的普通承租人對政府征收房屋的行為是否具有利害關系?

          401.

          最高法案例:如何在行政訴訟案例中查找你想要的行政訴訟相關的最高法案例?

          400.

          最高法案例:企業與村委會簽訂的《土地租用協議》是否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399.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應根據違法占用土地的主體不同,采取不同的方式進行救濟?

          398.

          最高法案例:如何理解行政處罰法規定的“一事不再罰”原則?

          397.

          最高法案例:行政訴訟過程中,當事人能否申請法院將犯罪行為的材料移送相關部門?

          396.

          最高法案例:如何理解“違法行為在二年內未被發現的,不再給予行政處罰”?

          395.

          最高法案例:安置房不符合《安置補償協議》約定的標準,政府應采取補救措施或賠償

          394.

          最高法案例:扣押車輛的期限不得超過三十日,非法營運車輛被違法扣押,得不到賠償

          393.

          最高法案例:同一農村村民之間的宅基地上房屋買賣,應視為宅基地一并出賣

          392.

          最高法案例:在行政訴訟過程中,原告能否提出新的訴訟請求?

          391.

          省高院案例:因司機違反道路安全法,交警部門對駕駛證記分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處罰?

          390.

          最高法案例:能否按照國有土地征收補償的程序和標準對被征地農戶進行安置補償?

          389.

          最高法案例:房屋征收辦公室作為住建局所屬的事業單位能否確定為房屋征收部門?

          388.

          最高法案例:如何判斷內部行政行為,內部行政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387.

          最高法案例:不具有可撤銷內容的行政行為針對的是事實行為等無法撤銷的情況

          386.

          最高法案例: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的前提是完成征地審批手續并已對被征地人依法補償

          385.

          最高法案例:請求確認2015年5月1日后作出的行政行為無效,不受起訴期限限制

          384.

          最高法案例:房屋征收過程中,哪些主體可以請求征收部門支付臨時安置費?

          383.

          最高法案例:房屋在未得到補償情況下被違法拆除,能否同時主張征收補償和行政賠償

          382.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能否就同一事項不斷進行申訴?重復申訴行政機關是否需要答復?

          381.

          最高法案例:行政協議雙方均未完成協議約定的義務,如何認定違約責任?

          380.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實施強制執行行為時,應保障相對人陳述和申辯的權利

          379.

          最高法案例:享受過福利分房的“原籍村民”能否獲得貨幣補償、回遷安置等補償安置

          378.

          最高法案例:支付土地補償安置費用的主體是土地行政主管部門還是市、縣人民政府?

          377.

          最高法案例:行政協議之外的第三人能否針對行政協議提起行政訴訟?

          376.

          最高法案例:申請人向自然資源部反映土地違法行為不應認定為信訪事項,未處理可訴

          375.

          最高法案例:只有當事人在法定期限內不起訴行政處罰決定,才能實施強制拆除行為

          374.

          最高法案例:滿足什么條件,外嫁女可以向征收部門主張土地補償費?

          373.

          最高法案例:政府不得通過減免或以土地換項目、先征后返等形式減免土地出讓收入

          372.

          最高法案例:無證房及構筑物未被認定為系違法建筑,征收部門應對其進行相應的補償

          371.

          最高法案例:二審法院發回重申的案件,原審法院不能以不符合起訴條件裁定駁回起訴

          370.

          最高法案例:未進行產權登記的農村房屋,通常確定家庭成員中一人簽訂征收補償協議

          369.

          最高法案例:國有土地上的房屋征收過程中,認定無證房屋為違法建筑須通過法定程序

          368.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人簽訂安置補償協議后自愿交出房屋,其后拆除行為不應視為強拆

          367.

          省高院案例:信訪人越級去北京上訪,在火車站被控制,能否以擾亂單位秩序進行處罰

          366.

          最高法案例:因歷史原因形成的沒有手續的房屋被違法強拆,應當按合法建筑進行賠償

          365.

          最高法案例:購買房屋雖未辦理產權登記,但實際居住多年,對征收決定不服可以起訴

          364.

          最高法案例: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是否屬于行政協議,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363.

          最高法案例:責令停止建設后,違法行為人依然繼續建設,導致的損失不屬于合法權益

          362.

          最高法案例:會議紀要是否屬于政府信息公開的范圍?

          361.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因未給行政相對人拆除違建的合理時間,造成的財產損失應賠償

          360.

          最高法案例:針對公司登記行為,登記機關只能在職責范圍內盡審慎的審查義務

          359.

          最高法案例:針對房屋登記行為,登記機關應在其能力范圍內盡到審慎的審查義務

          358.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不應以涉及個人隱私為由,拒絕公開拆遷費用和分戶評估報告

          357.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房屋評估報告未依法進行送達,據此作出的房屋補償決定應被撤銷

          356.

          最高法案例:通過信函方式申請政府信息公開,應在信封上注明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字樣

          355.

          最高法案例:村委會經過民主程序決定收回宅基地的,實施拆除房屋的行為不屬于強拆

          354.

          最高法案例:市縣政府可以委托其它主體實施征收補償工作,但不能免除自身補償職責

          353.

          最高法案例:被征地戶拒不交出土地的,應由土地行政主管部門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

          352.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聘請法律顧問的相關信息屬于政府信息范疇,應依法進行公開

          351.

          最高法案例:行政訴訟的起訴期限和民事訴訟的訴訟時效有那些區別?

          350.

          最高法案例:無建房手續的房屋權利人提起要求補償的行政訴訟,不宜否定其原告資格

          349.

          最高法案例:對違建的處理,應保障房屋的實際居住使用人的知情權、陳述權和申辯權

          348.

          最高法案例;何謂“知道行政行為”?知道行政行為的程度是否影響提起行政訴訟?

          347.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履行征收補償職責的期限如何進行認定?

          346.

          最高法案例:企業被行政機關注銷、吊銷營業執照后,應以誰的名義提起行政訴訟?

          345.

          最高法案例:什么是行政協議,村委會與村民簽訂的補償協議是否屬于行政協議?

          344.

          最高法案例:未經批準在農用地上修建彩鋼房是否屬于違建,被違法強拆能否獲得賠償?

          343.

          最高法案例:限期交出土地及申請強制執行屬于哪個部門的職責?上述行為是否可訴?

          342.

          最高法案例:如何理解行政訴訟法規定的利害關系?

          341.

          最高法案例:集體經濟組織有權收回空閑兩年以上的宅基地

          340.

          最高法案例:會議紀要滿足哪些條件,當事人不服該會議紀要可以提起行政訴訟?

          339.

          最高法案例:強拆違建的法定程序,因違法強拆造成的建筑材料的損毀,是否要賠償?

          338.

          最高法案例:食品安全監管部門對舉報所作的處理行為與舉報人無利害關系,不可訴

          337.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做出行政行為時告知的起訴期限短于法定期限,以哪個為準?

          336.

          最高法案例:國家司法考試的試卷是否屬于政府信息公開的范圍?

          335.

          最高法案例:上班時間請假回單位宿舍休息,突發疾病死亡,能否認定為工傷?

          334.

          最高法案例:如何區分行政授權與行政委托,如何確定相應的適格被告?

          333.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在民事訴訟中知道行政行為侵犯其權益,起訴期限如何進行計算?

          332.

          最高法案例:不予賠償決定僅是賠償請求先行處理的程序性行為,非獨立可訴的行政行為

          331.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與行政機構的區別主要是什么?

          330.

          最高法案例:對房屋登記行為提起行政訴訟的,當事人應先行解決民事爭議

          329.

          最高法案例:街道辦雖然可以獨立承擔強制拆除的法律責任,但其并非法定的拆違主體

          328.

          最高法案例:如何判斷《投資協議》是否屬于行政協議?

          327.

          最高法案例:如何確定行政訴訟的適格被告?街道辦能否成為強拆危房的適格被告?

          326.

          最高法案例:法院審理行政協議案件優先適用行政法律規范,民事法律規范僅是補充

          325.

          最高法案例:政府可以責成有關部門采取強制拆除措施,責成是否屬于委托行為?

          324.

          最高法案例:在集體土地征收過程中,如何認定行政機關實施強制拆除行為?

          323.

          最高法案例:在農用地相關法律依據出臺過程中形成的建筑物,如何認定建筑物性質?

          322.

          最高法案例:房屋征收補償安置方案不能剝奪被征收人選擇補償安置方式的權利

          321.

          最高法案例:何謂有利害關系,經營性用房的承租人與征收補償行為是否有利害關系?

          320.

          最高法案例:基于對政府的信賴建造的房屋,雖然沒有產權手續,征收應給予適當補償

          319.

          最高法案例:安置補償是以戶為單位,不是以宅為單位,安置補償應遵循一戶一宅原則

          318.

          最高法案例:宅基地上的房屋出售給本集體經濟組織以外的個人,房屋買賣合同無效

          317.

          最高法案例:村委會違法收回村民的承包地,發包給其它村民,如何進行救濟

          316.

          最高法案例:行政訴訟的最長起訴期限為不變期間,無論何原因,都不發生扣除、延長

          315.

          最高法案例:《拆遷通告》對被拆遷人的權利何義務產生實際影響,具有可訴性

          314.

          最高法案例:宅基地可以在同村村民之間流轉,必須首先征得集體經濟組織同意

          313.

          最高法案例:強制拆除過程中公安機關對當事人強行帶離的行為如何進行合法性審查?

          312.

          最高法案例:會議紀要的可訴性及會議紀要議定的事項能否成為行政機關的法定職責?

          311.

          最高法案例:征收集體土地的實施機關為市、縣人民政府及土地主管部門而非鄉鎮政府

          310.

          最高法案例:對歷史原因形成的沒有建設審批和產權證照的房屋,不應一律認定為違建

          309.

          最高法案例:提起行政訴訟應當有具體的事實根據,所謂有事實根據指的是什么?

          308.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不履行《信訪條例》規定的職責,信訪人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307.

          最高法案例:村委會不依法向村民發放征收補償款,村民如何進行救濟?

          306.

          最高法案例:縣級人民政府制定發布的規范性文件能否作為法院審理行政案件的依據?

          305.

          最高法案例:集體土地的征地補償款和地上物補償款應當分別向誰進行支付?

          304.

          最高法案例:村集體成員全部轉為城鎮居民,土地變為國家所有,征收仍需支付補償

          303.

          最高法案例:強拆可分為限期拆除決定、強制執行決定、強拆實施等三個行為提起訴訟

          302.

          最高法案例: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存在勞動爭議除勞動仲裁,還可以向人社部門進行投訴

          301.

          最高法案例:征收決定公告是否具有可訴性?

          300.

          最高法案例:承包地被征收或占用后,當事人如何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299.

          最高法案例:宅基地上的房屋被違法征收,賠償標準如何確定?

          298.

          最高法案例:搶栽、搶種的樹木及其他經濟作物被違法強制清除,能否主張國家賠償?

          297.

          最高法案例:簽訂《息訴罷訪承諾書》后,能否就同一事由再次申請復議或提起訴訟?

          296.

          最高法案例:對城中村改造行為不服,如何進行救濟?

          295.

          最高法案例:電信業務經營者泄露、毀損、丟失個人信息,用戶應該如何進行救濟?

          294.

          最高法案例: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范圍內的合法房屋被強拆,如何確定強拆主體?

          293.

          最高法案例:除情況緊急外,行政機關不得在夜間或者法定節假日實施強制拆除行為

          292.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實施強拆行為時,未盡到對合法財物妥善保管的義務應進行賠償

          291.

          最高法案例:《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實施后未經批準建造的房屋屬于違法建筑

          290.

          最高法案例:不動產登記時,不動產的權屬存在爭議,應先通過民事渠道確定權屬關系

          289.最高法案例:行政處罰應過罰相當,違法情節明顯減輕的,處罰結果也應相應減輕

          288.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房屋的所有權人不明確時,征收部門能否與被征收人簽訂補償協議?

          287.

          最高法案例:回鄉落戶人員如何申請宅基地?

          286.

          最高法案例:人民政府掛牌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的前提條件是什么?

          285.

          最高法案例:限期拆除通知書應列明拆除建筑物的面積和范圍

          284.

          最高法案例:城鎮居民購買的農村房屋被行政機關違法強拆,能否依法獲得國家賠償

          283.

          最高法案例:什么情形下,村民委員會或者居民委員會能夠成為行政訴訟的適格被告?

          282.

          最高法案例:法院審理金錢給付案件,應作出具體給付內容的判決,實質化解行政爭議

          281.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作出限期拆除決定后,需要等起訴期限屆滿才能實施強拆行為

          280.

          最高法案例:政府作出的行政允諾違反法律規定,相對人能否要求政府繼續履行該允諾?

          279.

          最高法案例:行政協議雖未約定違約責任,政府逾期履行該行政協議仍需承擔賠償責任

          278.

          最高法案例:行政行為一經作出即具有法律效力,無需經法院確認行政行為合法

          277.

          最高法案例:市、縣人民政府在拆遷過程中實施的停止供電行為是否合法?

          276.

          最高法案例:基于《限期拆除違章建筑告知書》的告知范圍實施的強拆行為是否可訴?

          275.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對信訪人作出的《信訪事項行政程序處理決定書》是否可訴?

          274.

          最高法案例:因為行政機關錯誤告知相對人起訴期限,耽誤的時間應從起訴期限中扣除

          273.

          最高法案例:原告的行政訴訟請求不明確,法院應履行釋明義務,不應直接裁定駁回

          272.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作出強制拆除決定三年以后才實施強制拆除行為,是否合法?

          271.

          最高法案例:行政行為對相對人的權利和義務產生不利影響,應保障其重要的程序性權利

          270.

          最高法案例:違法征收土地造成被征收人的損失,應按照作出賠償判決時的標準計算

          269.

          最高法案例:被征收人是否得到安置補償,行政機關實施強制拆除都需申請法院強制執行

          268.

          最高法案例:市縣人民政府在作出征收決定前未對房屋進行調查處理的行為是否可訴?

          267.

          最高法案例:村委會討論通過《補償安置方案》屬于村民自治行為嗎,能否提起訴訟?

          266.

          最高法案例:在立案登記制的背景下,征收過程發生的強制活動應推定為行政強制行為

          265.

          最高法案例:針對特定或者確定的人群作出的行政行為并不屬于抽象行為,具有可訴性

          264.

          最高法案例:責令改正或限期改正違法行為是否屬于行政處罰

          263.

          最高法案例:外嫁女及其子女戶籍未遷出且盡到村民的義務,征收時應認可其村民資格

          262.

          最高法案例:個體工商戶對行政行為不服,應以誰的名義提起行政訴訟?

          261.

          最高法案例:區政府未依法對房屋進行鑒定就以危房的名義實施強制拆除屬于違法行為

          260.

          最高法案例:非因法定事由并經法定程序,行政機關不得撤銷、變更已經生效的行政決定

          259.

          最高法案例:責令行政機關履行法定職責已經包含了對行政機關不作為違法性的評價

          258.

          最高法案例:通過土地流轉的方式占用農村集體土地進行項目建設屬于違法行政行為

          257.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對違建實施違法強拆,造成建筑材料及其它合法物品損毀應賠償

          256.

          最高法案例:訓誡并不屬于行政處罰,對當事人的權利和義務未產生實際影響,不可訴

          255.

          最高法案例:地方一級人民政府不宜代替職能部門對該部門職權范圍內事項作出行政決定

          254.

          最高法案例:宅基地使用權雖不能單獨繼承但城鎮戶籍子女可以通過繼承農村房屋而取得

          253.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針對12345平臺作出的書面反饋處理意見的行為是否可訴?

          252.

          最高法案例:政府信息以公開為原則,以不公開為例外,哪些政府信息不能進行公開?

          251.

          最高法案例:法定職責除法律規定的職責外,還包括先行行為、會議紀要而形成的職責

          250.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不得任意行使行政優益權解除行政協議,要基于法定事由和程序

          249.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針對違法建筑實施強制拆除行為應遵循哪些法定程序?

          248.

          最高法案例:縣級政府成立的臨時機構(領導小組)實施強拆行為,如何確定適格被告?

          247.

          最高法案例:工人的法定退休年齡是多少?具備哪些條件可以延長退休年限?

          246.

          最高法案例:村民對村委會的宅基地分配事項不服,能否以村委會為被告提起行政訴訟?

          245.

          最高法案例:不服街道辦對業委會換屆選舉不予備案的行為,應以誰為被告進行起訴?

          244.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拒不履行法院的生效判決,當事人該如何進行救濟?

          243.

          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應向被征收人公開分戶補償情況,消除不公平補償的疑慮和擔心

          242.

          最高法案例:會議紀要是否屬于政府信息公開的范圍

          241.

          最高法案例:行政訴訟過程中,作為被告的行政機關能否自我糾錯?

          240.

          最高法案例:當事人對限期拆除通知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239.

          最高法案例:補償協議給被征收人獲取補償款設置不平等條件,補償協議應被撤銷

          238.

          最高法案例:因政府原因未取得房屋產權手續,政府基于信賴保護原則有義務解決問題

          237.

          最高法案例:會議紀要已外化為具有法律效力的行政行為,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236.最高法案例:法院認定當事人濫用訴權的法律依據以及濫用訴權的具體表現

          235.最高法案例:當事人對行政機關在民事訴訟中出具書面證明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

          234.

          最高法案例:不得以同一事實和理由作出相同的行政行為,如何認定同一事實和理由?

          233.

          最高法案例:限制供電屬于強制措施,只能以法律、行政法規作為法律依據

          232.

          最高法案例:村民委員會無權實施強制搬遷和拆除等行為,法律責任應由行政機關承擔

          231.最高法案例:《拆遷通告》的內容對被拆遷人的權利義務產生了實際影響,具有可訴性

          230.

          最高法案例:事故調查批復對行政相對人合法權益產生實際影響,具有可訴性

          229.

          最高法案例:公安機關在作出治安處罰決定之前采取的傳喚行為是否可訴?

          228.

          最高法案例:政府強制清除地上附著物后支付補償款,被征收人對清理行為不服仍可起訴

          227.

          最高法案例:被執行人認為行政機關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不合法,如何進行救濟?

          226.最高法案例: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具有保障被征地農民享受失地保險待遇的法定職責

          225.最高法案例:街道辦能否對鄉、村規劃內的違法建筑實施強拆行為?

          224.最高法案例:公安對強拆案件立案后遲遲未破案,法院能否以此為由拒絕審理該案件?

          223.

          最高法案例:集體土地征收過程中,縣政府無權直接實施強制拆除行為

          222.

          最高法案例:采用當面和郵寄以外的方式申請政府信息公開,行政機關能否拒絕公開?

          221.

          最高法案例:村集體連續使用其他村集體所有的土地已滿二十年,能否取得使用地所有權?

          220.

          沈陽市中院:律師在手續齊全的情況下,依法向行政機關調取證據,行政機關應依法提供

          219.

          最高法案例:外嫁女在什么情形下可以獲得征收補償安置權益?

          218.最高法案例:村集體以外的人購買宅基地建造房屋,能否向征收機關主張征收補償?

          217.最高法案例: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無權對集體土地上的違法建筑實施強制拆除行為

          216.山東省高院:明知警情是有人落水,公安出警未帶救援工具,救援行為被判決確認違法

          215.最高法案例:能否通過信息公開查閱卷宗材料,被拒絕后申請人能否起訴或復議?

          214.最高法案例:作為認定未經登記建筑的主要證據航拍圖模糊不清,法院如何裁判?

          213.最高法案例:民事主體實施強拆行為,公安未追究其刑事責任,應由縣政府承擔強拆責任

          212.最高法案例:用工單位違法將業務轉包、分包給包工頭,發生工傷應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211.最高法案例:頒發自然資源所有權或者使用權證書的行為是否屬于復議前置的情形?

          210.最高法案例:土地承包經營糾紛應先通過民事途徑解決,承包經營權證僅是法律憑證。

          209.行政訴訟案例:村集體拒絕村民的宅基地申請,能否以村集體為被告提起行政訴訟?

          208.最高法案例:行政拘留是否屬于不可抗力或者其它正當理由耽誤申請行政復議的情形?

          207.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借村民自治形式實施征收行為,如何確定賠償責任主體?

          206.最高法案例:農村集體土地承包經營權能否繼承?

          205.最高法案例:如何申請宅基地,申請人能否要求縣級政府履行批準宅基地的職責?

          204.最高法案例:如何申請土地承包經營權證?申請人能否要求縣級政府履行發證職責?

          203.最高法案例:集體土地征收過程中被征收人拒不交出土地,行政機關如何進行處理?

          202.最高法案例:集體土地被征收時,承包方能否向政府主張承包權因征收受到的損失?

          201.最高法案例:針對搶栽、搶種、搶建行為,行政機關應如何按照法定程序進行處理?

          200.最高法案例:農民工長期在外務工,能否獲得集體土地征收安置補償?

          199.最高法案例:申請人申請的政府信息是否屬于國家秘密,行政機關應進行舉證證明

          198.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依職權應履行的征地補償職責是否受起訴期限的限制?

          197.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依申請應履行的補償職責,能否因超過起訴期限而免除?

          196.最高法案例:在已故弟弟的宅基地上翻建農村房屋,哥哥能否取得房屋所有權?

          195.最高法案例:何謂城市棚戶區?市縣人民政府如何確定城市棚戶區具體范圍?

          194.最高法案例:集體經濟組織在什么情形下可以收回土地使用權?

          193.最高法案例:行政強制執行決定是否屬于過程性行為,當事人不服能否提起訴訟?

          192.最高法案例:鄉、鎮政府未履行對村委會的監督職責,申請人能否提起履職之訴

          191.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未履行對居民委員會的業務指導職責,申請人能否提起履職之訴?

          190.最高法案例:村民能否要求村委會公開村務,被村委會拒絕后村民如何進行救濟?

          189.最高法指定再審的案例:如何區分征地補償和征地補償標準之訴

          188.最高法案例:在集體土地征收過程中,如何判斷補償義務主體?

          187.最高法案例:何為利害關系,如何判斷村民與征收批復行為是否存在利害關系?

          186.最高法案例:強制拆除違法建筑,應遵循哪些法定程序?

          185.最高法案例:因歷史原因造成的無產權證房屋,區政府能否直接認定為違法建筑?

          184.最高法案例:復議機關未通知利害關系人作為第三人參加行政復議,程序是否違法?

          183.最高法案例:林地登記發證后發生的所有權或使用權爭議能否按權屬爭議處理

          182.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對爭議的自然資源所作的確權決定,是否屬于復議前置的情形

          181.最高法案例:誰有權認定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的資格?

          180.最高法案例:集體土地上房屋征收時,被征收人能否主張停產停業損失的補償

          179.最高法案例:承租人能否主張因房屋征收導致的停產停業損失的補償

          178.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未安排負責人出庭應訴,程序是否合法

          177.最高法案例:征收集體土地時,什么情況下應參照執行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標準

          176.最高法案例:行政復議審理期限如何計算,是以簽收日期還是工作人員收到時為計算起點

          175.最高法案例:客車到站后司機在招待所休息時突發疾病死亡,能否認定工傷

          174.最高法案例:復議機關不受理復議申請,能否同時起訴不予受理決定和原行政行為

          173.最高法案例:教師晚上在家批作業突發疾病死亡,發病時間不明,能否認定工傷

          172.最高法案例:上班途中突發疾病死亡,能否認定為工傷

          171.最高法案例:縣級人民政府能否以自己的名義決定收回集體土地使用權

          170.最高法案例:國有土地上的房屋征收決定存在哪些問題將被法院確認違法

          169.最高法案例:能否因信訪中斷或者延長行政訴訟起訴期限

          168.最高法案例:農村房屋所有權轉讓時,宅基地使用權是否同時轉讓

          167.最高法案例:城鎮居民已取得的農村房屋被拆除后,能否繼續主張宅基地的使用權

          166.行政訴訟案例:行政機關逾期向法院舉證,行政行為是否應被撤銷

          165.最高法案例:行政機關以信訪事項的形式對履行職責進行答復是否可訴

          164.最高法案例:如何認定區政府委托村委會實施征收行為

          163.廣東省高院案例:交警執法時未主動出示人民警察證,執法程序是否合法

          162.最高法案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侵犯村民合法權益如何進行救濟

          161.最高法案例:安置房屋晚于約定日期交付,被征收人能否向政府主張違約賠償

          160.最高法案例:建設在宅基地上的房產能否轉讓給村集體成員以外的人

          159.最高法案例: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過程中如何確定強拆責任主體

          158.結合最高法案例分析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過程中承租人與哪些行政行為具有利害關系

          157.行政協議是否屬于行政復議的受案范圍(后附裁判結果相反的最高法案例)

          156.限期拆除決定是否屬于行政處罰?

          155.最高法案例:限期拆除決定未告知當事人聽證權利或者拒絕當事人聽證申請,程序是否合法

          154.行政復議工作人員不具有法律職業資格,作出的復議決定是否合法

          153.執法人員不具有合法有效的執法證件,作出的處罰決定是否應撤銷

          152.行政處罰決定法制審核的人員未取得國家法律執業資格,審核程序是否合法

          151.較重的行政處罰未經負責人集體討論,處罰程序是否合法以及負責人集體討論證明標準

          150.能否通過政府信息公開的方式獲取公安機關保存的監控視頻

          149.城鎮戶籍子女繼承的農村房屋拆遷或者坍塌后能否進行重建?

          148.自然資源部的答復能否作為城鎮戶籍子女繼承宅基地使用權的法律依據

          147.對事業單位公開招聘工作不服,能否提起行政訴訟及如何確定適格被告?

          146.城管隊員在執行職務過程中毆打攤主的行為,是否應受到治安處罰(后附各地省高院的案例)

          145.哪個單位具有征收土地相關的組織實施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及責令交地等職責

          144.身份證與檔案記載的出生時間不一致,應以哪個時間為準

          143.市、縣級政府委托國有公司收購舊城改造的房屋,該收購協議是否屬于行政協議

          142.戶口未遷出的外嫁女能否主張獲得村集體整體搬遷安置補償

          141.哪些情形下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請求重開行政程序,糾正婚姻登記過程中的錯誤

          140.法院對于履行法定職責之訴,如何進行審查和裁判

          139.能否以交通違法行為未處理為由不予通過車輛檢驗(后附省高院案例)

          138.與區政府成立的管委會簽訂安置協議后不服,應以哪個行政機關為適格被告起訴

          137.結合環境保護領域的法律法規,分析生態環境局分局能否作為執法主體

          136.公民隨手拍違章的照片能否作為交警部門行政處罰的依據

          135.在土地、房屋征收過程中,因違法強拆造成被征收人財產損失,賠償金額如何確定

          134.《附條件息訴罷訪協議》是否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133.哪個行政機關負責查處農用地上的違法建筑?

          132.復議決定以程序違法確認原行政行為違法,是否屬于維持原行政行為

          131.行政處罰的加處罰款在訴訟期間應否計算(后附各地非訴執行的裁定)

          130.先行登記保存行為是否具有可訴性(各高院的裁判觀點)

          129.行政機關只能通過郵政寄遞國家公文,快遞公司郵寄國家公文屬于違法行為

          128.針對破壞村民委員會選舉的行為,村民如何進行救濟?

          127.判斷舉報人與行政行為有無利害關系的核心標準是什么?

          126.行政機關通過郵政EMS采取到付的方式郵寄政府信息公開答復,是否合法?

          125.哪些公安執法信息應當進行公開,申請人能否以信息公開方式查閱卷宗材料

          124.哪些情形是屬于政府原因或不可抗力導致國有建設用地閑置,政府不能無償收回

          123.何謂“一行為一訴”原則,對于違背“一行為一訴”原則的起訴,法院如何審查

          122.集體農業用地被征收,土地的承租人能獲得哪些補償?

          121.產權性質為住宅但已依法取得營業執照經營性用房,被拆遷如何進行補償

          120.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過程中的《征收與補償實施方案》是否具有可訴性?

          119.房屋征收決定公告是否具有可訴性?

          118.被征地集體經濟組織或農民對征地補償標準和安置方案不服的,該如何救濟?

          117.征收補償決定延遲作出,房屋價值評估時點如何確定,相關責任如何劃分

          116.房屋征收強制拆除的行政賠償案件中,如何確定賠償的標準

          115.房屋征收過程中被征收人主張房屋實際面積大于產權登記面積的該如何處理

          114.空地及房屋坍塌或拆除后兩年以上仍未恢復使用的土地將被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收回

          113.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的性質,其是否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112.如何確定行政賠償案件的賠償義務機關

          111.申請政府履行法定職責頒發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的前提條件

          110.對領導干部的經濟責任審計結果是否屬于政府信息

          109.區政府批示同意強制拆除,能否證明區政府實施了強制拆除行為

          108.什么情形下能作出征收補償決定,補償決定包括哪些事項?

          107.確定原告主體資格需要考慮三個要素

          106.拆遷補償安置協議存在哪些情形可被撤銷

          105.村委會實施的強制拆除行為,其法律責任應由誰承擔

          104.落實政策性質的房地產糾紛是否屬于人民法院的管轄范圍

          103.建設項目選址意見書是否屬于行政復議或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102.被征收房屋的補償面積如何確定

          101.被征收房屋價值被確定的評估時點

          100.對交警的異地處罰不服,應以哪個交警隊為被申請人申請行政復議

          99.房屋征收過程中應對房屋的使用人搬遷物品產生的必要合理費用進行補償

          98.什么是信訪以及信訪事項是否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97.如何判斷《安置補償協議》是否有效

          96.如何判斷投訴人與行政行為存在利害關系

          95.信息公開訴訟應審查當事人是否具有訴的利益并正當行使訴權

          94.提起不履行法定職責之訴的前提以及法定職責的淵源

          93.市、縣人民政府要及時履行征收補償安置義務,不能無故拖延

          92.征收不宜通過村民自治形式進行,應由法定征收職權的主體承擔法律責任

          91.因履行征收補償安置協議而提起的行政訴訟如何確定適格被告

          90.項目指揮部是否有權簽訂征收補償協議

          89.原告起訴被告實施強拆行為的前提是要舉證初步證明存在強拆行為

          88.有效的房屋征收補償安置協議雙方當事人應當按照協議履行各自義務

          87.對涉及農村集體土地行政行為提起行政訴訟的適格原告

          86.強制拆除適格被告如何確定

          85.整個行為中的階段性、過程性的具體行政行為不屬于行政復議的受案范圍

          84.賠償請求人提出行政賠償的方式

          83.對不能依法證明爭議土地屬農民集體所有的,屬于國家所有

          82.當事人違反鄉、村規劃擅自占路建房,鄉鎮政府應當予以查處,實際解決問題

          81.申請人向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提出確權登記頒證申請的前提條件

          80.不動產登記資料、戶籍信息及工商登記資料等不屬于政府信息公開的范圍

          79.物權法明確了土地承包經營權的含義,土地承包經營權要基于物權法定原則來判斷

          78.過程性行為因并非最終行政行為,不具備可訴性

          77.因拆遷安置導致土地證已經注銷,不得再申請變更登記

          76.撤銷土地承包經營權證的前提是承包合同被撤銷或確認無效

          75.行政賠償的范圍及人身權損害行政賠償責任的前提條件

          74.街道辦作為政府的派出機關,能獨立承擔強制拆除的法律責任

          73.當事人對不動產的所有權和使用權歸屬發生爭議的解決方式

          72.被申請人不履行行政復議決定,申請人的救濟途徑

          71.內部審批行為本身不具有可訴性,但經過行政復議后變為可訴的行政行為

          70.

          行政復議最長申請期限有必要參照《行政訴訟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

          69.如何認定補償安置協議履行過程中《交房通知單》的適格被告

          68.什么情形下,法院不受理土地權利人對土地權屬登記行為不服提起的行政訴訟

          67.居民委員會的性質及其行為是否屬于行政復議受案范圍

          66.在征收補償過程中,違法采用停水、停電、停氣等行政強制行為的賠償責任

          65.征地補償款的構成及分配方式

          64.行政機關不履行法定職責,申請行政復議期限的計算方式

          63.《搬遷通知》因未設立強制手段和法律后果,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62.法院審查行政補償請求的裁判思路

          61.同一集體經濟組織的土地承包經營權互換后,承包方不再享有原土地承包經營權

          60.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具有解決因水電站建設造成居民生產、生活困難的法定職責

          59.被強制拆除的違建本身不屬于國家賠償范圍,強拆造成合法財產損失應當予以賠償

          58.涉及農村集體土地的行政行為,村民無權以個人名義提起訴訟

          57.農民對案涉土地的承包經營權因土地的所有權變動而自然消滅,不應認定為適格原告

          56.政府特許經營協議等協議爭議不屬于行政復議的受案范圍

          55.對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行為不服提起訴訟,如何確定適格被告

          54.原告不知曉強拆房屋的實施主體,法院立案環節不宜強求所列被告確為強拆實施主體

          53.在收到申請人的申請后,具有處理答復法定職責的行政機關應在法定期限內進行答復

          52.針對同一行政行為不能同時提起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

          51.縣級以上人民政府無權徑行對土地實施強制清表行為

          50.行政訴訟中法庭如何審查證據、確定證據材料以及認定案件事實

          49.原告起訴被告實施強制拆除行為,應當提供證據初步證明被告實施相應的行政行為

          48.《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協議》的性質、效力、違約責任、補救措施的裁判標準

          47.人民法院審理行政機關不履行協議約定的支付獎勵金義務的程序和標準

          46.復議機關對申請人的復議申請不答復或者程序性駁回,不屬于維持原行政行為的情形

          45.對下屬行政機關作出的內部批復,因不對外發生法律效力,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44.基于內部層級監督關系對下級行政機關的行為進行監管,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43.除非有充分證據證明系民事主體私自實施征收行為,否則應推定是行政機關委托實施

          42.不服與征地事務所簽訂的土地補償安置協議,應以自然資源局為被告提起訴訟

          41.受委托的征收實施單位在委托范圍內從事的行為,應由房屋征收部門承擔法律責任

          40.對經上級行政機關批準作出的行政行為不服申請復議的,應當以批準機關為被申請人

          39.行政機關對于征地補償標準爭議的協調不對被征收人的權利義務產生實際影響

          38.縣政府或鄉政府履行法定職責對林權爭議作出的《處理決定》具有可訴性

          37.集體土地補償安置工作應由土地行政主管部門負責

          36.行政機關未告知復議期限的,當事人應當在知道行政行為內容之日起一年內申請行政復議

          35.集體建設用地、國有出讓土地連續兩年未使用的,經人民政府批準可以無償收回土地

          34.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不屬于具體行政行為,不能復議和訴訟但可以申請復核

          33.征地農民對征地補償安置方案不服應當先向行政機關申請裁決

          32.土地權利人對補償安置有異議,經過裁決或復議后仍不服可以提起行政訴訟

          31.原告提起行政訴訟時要提供證據證明存在可訴的行政行為

          30.行政訴訟中新證據的認定標準

          29.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實行依法查詢制度,不屬于政府信息公開的調整范疇

          28.當事人認為行政機關侵犯其已經依法取得的自然資源的所有權或使用權應先申請行政復議

          27.被征收人對國有土地上征收與補償行為不服,應以市、縣級人民政府確定的征收部門為被告提起訴訟

          26.行政機關作出行政行為時未告知起訴期限,原告應在知道行政行為內容起一年內起訴

          25.一般只有行政行為依據的基本事實錯誤時,才宜啟動撤銷程序糾錯

          24.因不動產以外的原因提起行政訴訟案件最長起訴期限為5年,該起訴期限不能扣除和延長

          23.政府信息公開案件中起訴人應與被申請的政府信息存在利害關系

          22.行政機關擴大執行范圍或者采取違法方式執行法院的生效裁判或協助執行通知書的行為可訴

          21.行政行為一經送達具有確定力,但對于違法的行政行為行政機關可自行糾錯

          20.行政協議生效后協議雙方應誠實地履行約定的義務

          19.被征收的土地應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年度計劃

          18.

          行政訴訟的原告應與行政行為有利害關系并提供符合起訴條件的證據

          17.

          違法占地行為的行政賠償標準

          16.

          審查行政行為的合法性應從六方面入手

          15.每個農戶只能擁有一塊宅基地,申請須經縣鄉兩級政府審批

          14.原告起訴時訴爭土地權屬尚存爭議,待權屬明確后原告主體資格才能確定

          13.對交警隊的處罰決定不服應向公安機關申請復議

          12.法院應引導被征收人正確選擇被訴行政行為、適格被告

          11.舉報人對舉報處理結果是否具有復議和訴訟的資格

          10.原告起訴的事實和理由不影響法官對行政行為合法性的全面審查

          9.依據《信訪條例》處理信訪事項的行為不屬于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受案范圍

          8.行政訴訟中構成重復起訴的認定標準

          7.撤銷征收集體土地的行政行為不屬于具體的訴訟請求

          6.行政訴訟最高法案例:征收部門未與被征收人達成補償協議,報請市縣人民政府作出補償決定

          5.行政訴訟最高法案例:申請人主張天價行政賠償,需提供充分證據證明

          4.行政訴訟最高法案例:區政府派員在場監督強制拆除行為,并不意味著區政府是強制拆除主體

          3.拆除鄉、村莊區域內違章建筑的責任主體為鄉、鎮人民政府

          2.土地登記申請需提交的材料以及核發流程

          1.對房屋評估結果不服可以申請復核評估和鑒定

          如果您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與行政行為有關的問題可以與我進行交流

          詐騙糾紛相關

          ?
          聯系我們
          如果您有詐騙婚姻糾紛的問題,請隨時撥打詐騙婚姻律師服務熱線。

          手機:18021018587

          地址:上海市靜安區江場三路181號

          Q Q:18021018587

          微信:上海詐騙律師

          友情鏈接: 深圳詐騙追討 詐騙追討 深圳收債公司大全 深圳追債 詐騙糾紛 追債查人

          亚洲狼人无码視频,免费看无码午夜福利片,波多野结衣av高清一区二区
        3. <tbody id="flitl"><nobr id="flitl"><address id="flitl"></address></nobr></tbody>
              <tbody id="flitl"></tbody>
              1. <track id="flitl"></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