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flitl"><nobr id="flitl"><address id="flitl"></address></nobr></tbody>
        <tbody id="flitl"></tbody>
        1. <track id="flitl"></track>
        2. 上海詐騙律師

          服務源于心,為民踐于行,用熱誠和實力還您公道。

          咨詢:18021018587 上海詐騙律師

          15年 詐騙婚姻法律執業經驗

          成功辦理1000余件詐騙、婚姻案件,獲得當事人廣泛好評

          首頁 - 詐騙糾紛 - 民事執行案例匯編·追加、變更申請執行人篇

          民事執行案例匯編·追加、變更申請執行人篇

            2022年05月08日11:08:56

          北京闊達律師事務所,一家精耕細作于強制執行與債權催收領域的專業化程度較高的律師事務所。

          辦公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雅寶路12號華聲國際大廈909室。

          聯系電話:4000 010 588,139 1072 6631。

          本文就民事執行程序中追加、變更申請執行人問題整理了相關裁判規則和司法觀點,以供參考。

          債權與抵押權分離,在強制執行程序中,債權人將債權轉移給抵押權人且合法有效的,可強制執行

          ————賈嘉儀、楊凱申請執行公證債權文書案

          借款人與出借人簽訂借款合同,約定借款人將自己名下房屋抵押在出借人名下,但辦理抵押登記過程中借貸雙方未按合同約定履行,而將房屋實際抵押登記在第三人名下。在出借人提起的實現擔保物權的訴訟中,若借款人對抵押權提出異議,因審判庭的特別審理程序只進行形式審查,故難以支持出借人實現擔保物權的申請。但是在強制執行程序中,出借人通過債權轉讓方式將債權轉移給抵押權人,使抵押權人與債權人在主體上獲得同一,執行部門經實質審查,認為債權轉讓合法有效的,應裁定強制執行。

          抵押權屬于典型的擔保物權,是為擔保債權實現而設立或發生的物權,它必須從屬于所擔保的債權,隨著被擔保債權的發生、轉移及消滅而變更。抵押權具有從屬性,其目的是為債權提供擔保,沒有債權也就不可能有擔保物權?!段餀喾ā返谝话倬攀l(編者注:現為《民法典》第四百零七條)規定:“抵押權不得與債權分離而單獨轉讓或者作為其他債權的擔保。債權轉讓的,擔保該債權的抵押權一并轉讓,但是法律另有規定或者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庇纱藯l文,我國《民法典》物權篇所堅持的擔保物權的從屬性,包括發生上的從屬性和轉移上的從屬性,基本同一個交易行為下的抵押權人與被擔保債權的債權人應保持同一性,不得分離。另外,我國對于不動產物權采登記要件主義,不動產抵押權自登記時設立。結合抵押權的從屬性和物權登記公示公信原則,可知未辦理抵押登記的債權人不享有抵押權;有意將抵押權登記在他人名下的債權人,也會承擔抵押權無法實現的風險。

          造成債權人與抵押權人分離的原因與我國目前的登記制度實施現狀不無關系。有觀點認為,不動產登記制度的不健全是導致抵押權人與債權人分離的直接原因,這種分離在實質上并未突破抵押權的從屬性,也沒有形成脫離債權而存在的獨立抵押,債權人享有的債權實質上仍然是抵押擔保的主債權,二者只是形式上的分離。無論是從立法目的,還是從實質公平的角度來看,這顯然并不與物權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編者注:現為《民法典》第四百零七條)所蘊含的立法目的相悖,因此實質權利人的利益應當得到認可和保護。也有觀點認為,導致抵押權沒有登記在債權人名下的原因很多,很多情況下是由于債權人主觀認識不足,甚至是出于別的考慮而有意將抵押權登記在他人名下。在這種情況下,債權人應該對其主觀過失承擔相應的法律后果,且如果法院放任債權人與抵押權人分離的狀況,容易降低物權公示制度的公信力,給市場交易帶來一定的風險。

          在普通民事訴訟程序中,由于進行實質審查,如果債權人或抵押權人提供的相關證據能夠顯示借款合同及抵押合同在簽訂時間、借款數額上具有一致性,或者債權人、抵押權人、抵押人三方能夠形成一致意見,并結合已辦理抵押登記等實際情況,若能夠相互印證且能證明借貸合同與抵押擔保合同在實質上為主從合同,抵押登記為債權的擔保,則可支持債權人的請求。但是由于實現擔保物權程序作為非訴程序,法官僅對申請人的申請進行形式審查,即僅從程序上審查應否許可強制執行,形式審查的內容主要包括擔保物權有無依法公示及是否已經達到擔保物權的實現條件,至于有關擔保物權和主債權的實體問題,法院不予審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372條規定,當事人對實現擔保物權有實質性爭議的,裁定駁回申請,并告知申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因此,如果債務人或者擔保物權人對于擔保物權以及被擔保的債權是否存在等實體法律關系有異議,應當由債務人或擔保物權人提起訴訟。

          本案中,申請執行人賈嘉儀、楊凱在最初的借款合同中未與相久利約定將房屋抵押在楊凱名下,從書面合同這一方面難以確認該債權與抵押權的關系,且被申請人相久利、姜雪對于申請人的主體資格不予認可,賈嘉儀、抵押權人楊凱與被申請人相久利并未就該案中的債權與抵押權的關系達成一致,顯然形成了對申請人的實質抗辯。實現擔保物權的形式審查特性,決定了法官無法對案件中的債權債務關系進行實質審理,故無法支持賈嘉儀、楊凱所提出的實現擔保物權申請。

          2

          裁判規則

          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權轉讓不以申請執行人通知被執行人債權轉讓情況為條件

          ————廣東省云浮市智鵬投資有限公司執行異議糾紛案

          申請執行人將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權轉讓給第三人,且書面認可第三人取得該債權時,申請執行人與第三人之間的轉讓合同效力不以是否通知被執行人為條件,債權轉讓合法,即可認定債權依法轉讓。是否通知被執行人,屬意思自治,其結果對是否變更申請執行人不產生影響。

          案例分析

          本案爭議焦點在于,認定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權依法轉讓,是否應將申請執行人通知被執行人債權轉讓情況作為條件。根據《合同法》第八條(編者注:現為《民法典》第四百六十五條)規定合同具有相對性,僅對合同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申請執行人與第三人之間的轉讓合同效力不以是否通知被執行人(債務人)為條件,只要其兩者之間的債權轉讓合法,即可認定債權依法轉讓。是否通知被執行人,由當事人意思自治,其結果對是否變更申請執行人不產生影響。

          3

          裁判規則

          在債權連續轉讓的情況下,只要該債權轉讓過程明確、連續,法院可以根據債權轉讓人或受讓人的申請直接裁定變更最后受讓人為申請執行人

          ————齊魯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濟南中銀實業有限公司不服變更申請執行人異議裁定申請復議案

          案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2009〕執復字第1號

          案例分析

          最高人民法院裁判要點如下:

          1.商業銀行與其分支機構在法律上是同一主體,商業銀行總行有權處置分支機構資產,分支機構也有權在總行授權范圍內處置轄區內的資產,相應的民革責任由總行承擔。

          2.債權由商業銀行轉讓給信托公司后,再由受讓的信托公司授權原轉讓人商業銀行以自己的名義對外轉讓給金融資產公司,可視為商業銀行處置金融不良資產的一種特殊方式,其實質法律效果與商業銀行直接將債權轉讓給資產公司,并無差異。此種轉讓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收購、管理、處置國有銀行不良貸款形成的資產的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資產公司受第三人委托收購債權并向第三人交付債權,其實質法律效果與資產公司自己收購債權后再行轉讓給第三人,也無實質差異,此種轉讓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收購、處置銀行不良資產有關問題的補充通知》的規定,因此,商業銀行和資產公司在報紙上刊登債權轉讓通知即應視為已經通知了債務人。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收購、處置銀行不良資產有關問題的補充通知》第三條是金融不良債權轉讓情況下,執行程序中變更申請執行人的法律依據?,F行法律和司法解釋并未要求執行中作出的裁定必須經過開庭質證,執行法院有權經審查當事人各方提供的材料,直接作出裁定。

          4.在債權第一次轉讓時受讓人未提出變更申請執行人的,法院無須作出變更執行主體裁定。在債權連續轉讓的情況下,只要該債權轉讓的過程是明確的、連續的,法院可以根據債權轉讓人或受讓人的申請直接裁定變更最后受讓人為申請執行人。

          4

          裁判規則

          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權利人在進入執行程序前合法轉讓債權的,債權受讓人可以作為申請執行人直接申請執行

          ————指導案例34號:李曉玲、李鵬裕申請執行廈門海洋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廈門海洋實業總公司執行復議案

          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權利人在進入執行程序前合法轉讓債權的,債權受讓人即權利承受人可以作為申請執行人直接申請執行,無需執行法院作出變更申請執行人的裁定。

          案例分析

          本案的裁判要點是,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權利人在進入執行程序前合法轉讓債權的,債權受讓人即權利承受人可以作為申請執行人直接申請執行,無需執行法院作出變更申請執行人的裁定。

          (一)關于變更申請執行主體的情形

          在民事訴訟執行程序中,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原告和被告一般就是申請執行人和被執行人。申請執行人通常是指在被告在法律文書指定的期限內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義務時,根據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書、裁定書及其他法律文書,向人民法院要求執行的人。變更申請執行主體一般是指在根據原申請執行人的申請已進入執行程序后,變更新的權利人為申請執行人。但是,在司法實踐中,由于一些法定事由的出現,使得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權利或義務發生轉移,表現在執行程序中,就是申請執行人的變更與被執行人的變更及追加。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中,對被執行人的變更與追加做了較為詳盡的規定,但對于申請執行人的變更及程序未作明確規定,僅在第18條第2款中規定,申請執行人是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權利人或其繼承人、權利承受人。這條規定中的“繼承人”和“權利承受人”即是申請執行權利主體的擴張,分別針對自然人和法人。司法實踐中,申請執行人變更主要有以下情形:

          1.作為申請執行人的公民死亡,由其繼承人繼承其在執行程序中的權利(追索贍養費的案件除外)。

          2.作為申請執行人的法人或其他組織在執行程序中發生了合并或分立,合并或分立后的法人或其他組織為申請執行人。

          3.作為申請執行人的法人或其他組織被解散、撤銷或宣告破產的,由主管機關和人民法院組織成立的清算組織為申請執行人。

          4.作為申請執行人的法人或其他組織名稱變更的,由變更名稱后的法人或其他組織為執行申請人。

          5.法律文書確定的債權合法轉讓的?!逗贤ā返诎耸畻l(編者注:現為《民法典》五百四十六條)規定:債權人轉讓權利的,應當通知債務人,未經通知,該轉讓對債務人不發生效力。第八十一條(編者注:現《民法典》五百四十七條)規定:債權人轉讓權利的,受讓人取得與債權有關的從權利,但該權利專屬于債權人自身的除外。上述規定所指債權系指未經法院裁判所確認的債權,即自然債權。關于依據生效法律文書產生的勝訴債權的轉讓,在法學界和執行實踐中存在著爭論。認為勝訴債權不得轉讓的主要理由有:一是強制執行請求權是基于被執行人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國家為維護公益而賦予法律文書所確定的債權人基本的請求保護的權利,屬于國家公權利,不因當事人的約定而喪失。根據民事訴訟既判力原則,該權利在一定期限內專屬于權利人所有,屬于不可轉讓的權利。如果該權利可以轉讓,一份生效法律文書可能出現若干個申請執行人,有損于生效法律文書的確定力和公信力。二是執行主體的變更,是對執行依據所確定的權利義務關系的改變,不單純是程序問題,更重要的是實體問題,屬于民事審判程序,交由執行程序辦理,有違程序法的規定,而且動搖了已生效的裁判文書的穩定性、確定性和權威性。我國對實體問題處理實行的是兩審終審制,人民法院不能以剝奪一方當事人的訴訟權利為代價來保護另一方的利益,這可能使債務人喪失救濟機會,有違公平公正原則。我們認為,根據《合同法》(編者注:現為《民法典》合同編)有關規定,經法院裁判所確認的勝訴債權,除專屬于債權人人身的債權外,也可以依法轉讓;轉讓后,受讓人取得債權人的地位,在義務人不履行義務的情況下,依法可以作為申請執行人向執行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二)關于金融不良債權轉讓案件變更申請執行主體的程序

          根據大陸法系民事訴訟法學的既判力理論,執行根據的效力只能及于執行依據上的權利和義務主體,因此,申請執行人是依據所執行的有效法律文書來確定的。人民法院在受理執行案件時,首先應當對申請執行人是否適格進行形式審查,確認作為申請執行人的就是法律文書效力所及之人。只有在例外的情況下,生效法律文書的既判力擴張至當事人以外的人。

          關于執行法院審查后采取何種方式變更申請執行主體,我國目前法律法規和有關司法解釋無明確規定,僅有以下關于金融不良債權轉讓的特別規定涉及此內容: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金融不良債權轉讓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第10條“關于訴訟或執行主體的變更”指出:“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轉讓已經涉及訴訟、執行或者破產等程序的不良債權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債權轉讓合同以及受讓人或者轉讓人的申請,裁定變更訴訟主體或者執行主體?!?/p>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收購、處置銀行不良資產有關問題的補充通知》第3條指出:“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轉讓、處置已經涉及訴訟、執行或者破產等程序的不良債權時,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債權轉讓協議和轉讓人或者受讓人的申請,裁定變更訴訟或者執行主體?!?/p>

          3.最高人民法院[(2009)執他字第1號]《關于判決確定的金融不良債權多次轉讓人民法院能否裁定變更申請執行主體請示的答復》指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已經對申請執行人的資格予以明確。其中第18條第1款規定:‘人民法院受理執行案件應當符合下列條件:......(2)申請執行人是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權利人或其繼承人、權利承受人?!摋l中的‘權利承受人’,包含通過債權轉讓的方式承受債權的人。依法從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受讓債權的受讓人將債權再行轉讓給其他普通受讓人的,執行法院可以依據上述規定,依債權轉讓協議以及受讓人或者轉讓人的申請,裁定變更申請執行主體?!?/p>

          根據以上規定,從執行實踐看,一般第三人提出變更申請執行主體并提供證據的,由人民法院審查。如審查合格,則裁定變更第三人為申請執行主體;如審查不合格,則裁定駁回申請。因此,對于進人執行程序變更申請執行人的確認,通常采用作出裁定形式。但以上所指的變更一般是執行程序中的變更,沒有涉及尚未進人執行程序而在立案階段的變更。

          (三)關于進入執行程序前申請執行主體的變更程序

          由于民事訴訟法和司法解釋缺乏關于變更申請執行主體的相關規定,尤其是針對訴訟結束后執行立案前發生債權轉讓的,原債權人未加入到執行程序中,而是由權利承受人直接向法院申請執行的情形,司法實踐中各地法院做法不一。有的法院進行形式審查后,直接將權利承受人作為申請執行人,不做變更申請執行人的裁定,只是按照一般程序向被執行人發出執行通知書;有的法院則要求,申請立案階段,只能由裁判文書上載明的權利人申請,移交給執行部門后,再由執行部門裁定變更。

          變更申請執行主體通常是指,在根據原申請執行人的申請已經開始了的執行程序中,變更新的權利人為申請執行人。從這個角度而言,執行立案前債權轉讓,且原債權人一直未參與執行程序,自始由權利承受人以自己名義申請執行的,雖然與嚴格意義上的變更申請執行主體有著相同的法律基礎,但并不完全符合“變更”的概念界定。本指導案例中,雙方當事人爭議的焦點程序問題是,債權轉讓后權利承受人直接申請執行的,執行法院未作出變更申請執行主體的裁定,僅發出執行通知書是否合法。

          針對此爭論,本指導案例統一了裁判方式,確認了權利承受人有權以自己的名義申請執行,只要向人民法院提交承受權利的證明文件,證明自己是生效法律文書確定權利的承受人,符合受理執行案件條件的,法院經立案審查后,發出立案受理通知,表明法院確認了新的權利受讓人可以作為申請執行人,無需再作出變更裁定。這樣統一裁判方式后,可以簡化程序,方便權利承受人申請執行,減輕人民法院工作量,也符合執行程序的效率追求。因為執行程序的主要目的是迅速實現債權人經過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權,不同于審判程序,效率是執行程序基本價值取向。即使作為救濟程序的執行異議和復議程序,其目的也是解決執行過程中衍生的程序和實體爭議,所作的是非訴審查,其價值取向毫無疑問仍是效率。因此,效率原則貫穿于整個執行程序,如果經過立案登記審查后,還須執行部門作出變更主體的裁定,則顯得多余,也有違執行程序的效率原則。

          三、需要說明的問題

          (一)關于進入執行程序前變更申請執行人程序的適用范圍

          變更申請執行人是直接關系到案外人能否成為案件權利主體的重大問題,對充分保護權利人利益,維護法院裁判權威,建立與發展誠實守信的市場交易秩序具有重要意義。但是,在申請執行人變更問題上,由于法律沒有明確將確定債權轉讓納人申請執行人變更的范圍內,確定債權轉讓后,申請執行人的變更問題變得更為突出。從目前的規定看,最高人民法院對于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收購、處置國有銀行不良資產的情形,明確表示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債權受讓人可以成為申請執行主體。但這一情形是在特定情況和范圍內實施的,是配合國家金融政策的執行而做出的,不具有普適性。因此,本指導案例作為變更申請執行人程序的有效補充,在司法實踐中具有普遍指導意義,但同時也應當賦予債務人即被執行人對于變更申請主體的異議救濟渠道。

          本指導案例中涉及的債權轉讓合同,雖然屬于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轉讓不良債權的性質,但關于如何處理申請主體變更的結論,不僅適用于金融不良債權案件,而且普遍適用于普通執行案件。司法實踐中,在進入執行程序前的立案階段,應當認真審查受讓人提交相關權證證明材料是否符合形式要求。被執行人針對變更申請執行主體提出異議,如果不涉及債權轉讓合同效力的,可以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作為執行異議進行審查,并賦予當事人申請復議的權利。如果被執行人異議理由主要涉及債權轉讓合同效力的,應當提示被執行人提起訴訟。

          (二)關于進入執行程序后變更申請執行人的程序

          對進人執行程序后如何變更申請執行人問題,民事訴訟法及其司法解釋沒有作出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金融不良債權轉讓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第十部分“關于訴訟或執行主體的變更”中指出,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轉讓已經涉及訴訟、執行或者破產等程序的不良債權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債權轉讓合同以及受讓人或者轉讓人的申請,裁定變更訴訟主體或者執行主體。如前所述,最高人民法院(2009)執他字第1號《關于判決確定的金融不良債權多次轉讓人民法院能否裁定變更申請執行主體請示的答復》指出,依法從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受讓債權的受讓人再行轉讓債權的,執行法院可以裁定變更執行主體。盡管這是針對金融債權轉讓的,但是對其他執行案件具有普遍參照意義。司法實踐中,對于進人執行程序后變更權利人的,一般參照變更被申請執行人的有關司法解釋規定,采取裁定方式來變更。

          (三)關于債權轉讓合同效力爭議問題

          本指導性案例中,還涉及債權轉讓合同效力爭議問題。對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金融不良債權轉讓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第五部分指出,在受讓人向國有企業債務人主張債權的訴訟中,國有企業債務人提出不良債權轉讓合同無效抗辯的,人民法院應告知其向同一人民法院另行提起不良債權轉讓合同無效的訴訟。債務人不另行起訴的,人民法院對其抗辯不予支持。這是因為,合同是否有效屬于審判程序解決的問題,執行程序不是審查判斷合同效力的適當程序,被執行人主張債權轉讓合同無效的,應當另行提起訴訟。

          案例來源:

          法信 - 懂法,更懂法律人 ?http://www.faxin.cn/index.aspx

          匯編人:孫闊、陳子涵

          詐騙糾紛相關

          ?
          聯系我們
          如果您有詐騙婚姻糾紛的問題,請隨時撥打詐騙婚姻律師服務熱線。

          手機:18021018587

          地址:上海市靜安區江場三路181號

          Q Q:18021018587

          微信:上海詐騙律師

          友情鏈接: 深圳詐騙追討 詐騙追討 深圳收債公司大全 深圳追債 詐騙糾紛 追債查人

          亚洲狼人无码視频,免费看无码午夜福利片,波多野结衣av高清一区二区
        3. <tbody id="flitl"><nobr id="flitl"><address id="flitl"></address></nobr></tbody>
              <tbody id="flitl"></tbody>
              1. <track id="flitl"></track>